沙场混世小兵之铁血大燕[主人翁石野娃李天虎]的小说最新章节试阅读

来源:本站2019-08-0699 次

沙场混世小兵之铁血大燕[主人翁石野娃李天虎]的小说最新章节试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圣元916年,塞外狼山北麓,山高林密。 一个北风呼啸的夜晚,野狼谷里传出一阵幽咽悠扬的狼嚎,谷底的石家村,家家户户都房门紧闭,就连身经百战的猎狗都躲到圏内,把耳朵贴到地面上,一动也不敢动!猎户石镇山一家四口围坐在火炕上,中间是一个黑泥烧制的火盆,里面是满满的红彤彤的松木炭火。 石镇山今年四十五岁,黑红的脸庞,健壮的体魄,身上一件山羊皮的翻毛皮袄,腰间是宽宽的牛皮板带,板带上挂着一把一尺长的锋利的猎刀。

石镇山把双手抄到羊皮袄油光发亮的袖子里取暖,眼睛盯着虚无的空间,竖起的耳朵仔细倾听着头狼的呼唤。

石镇山的对面是他的儿子,今年二十岁的精壮汉子石玉泉,石玉泉现在已经是石家村赫赫有名的一个猎汉了,擅长使用猎叉和铁索,练就了一身的猎熊的本领,家里墙上挂着的一张熊皮就是今年入秋的时候,石玉泉一个人用猎叉杀死的一头熊王身上剥下来的。 石镇山的左手边是他三十八岁的老婆玉娘,玉娘是石家村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十八岁那年嫁给了当年的猎熊大赛的头名猎汉石镇山,并为他生下了儿子石玉泉,玉娘的手很巧,带领着村里的十几个妇人在一起纺纱织布,蜡染成兰花布,拿到山外的汲水镇去换一些盐巴和灯油。 玉娘的对面是他们的女儿玉儿,玉儿今年十七岁了,已经到了应该婚嫁的年龄,山里面的女儿家一般十六岁就开始订婚了,到了十八九岁就要出嫁,玉儿长得和她母娘年轻的时候一样,也是个美人坯子,可是却不爱女红,偏爱和她哥哥一起习武打猎,平时喜欢打扮成猎汉的模样,到现在还没有合适的人家订婚,这也成了石镇山两口子的一块心病。

还有一个身体很瘦弱的男孩子,远远地蹲在火炕里面的墙边,听着狼嚎在瑟瑟发抖,这个看上去还是个孩子的男孩其实不小了,他已经十八岁了,他是五年前石镇山在黄龙岭打猎的时候在山洞里捡到的,看他可怜就带了回来,问他什么都不知道,满嘴的胡言乱语,石镇山就一直收养着,给他取了个名字叫石野娃。

这天夜里,那个头狼一直低沉地嚎叫着,石镇山心里明白,这是狼族的信号,就要有大事发生了!这个头狼叫做乌青流云,乌青流云是野狼谷的实际统治者,但是他从来不为难石家村的村民,还经常领着狼群帮助石家村的猎汉围猎,这是为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有石镇山的大哥,孤身一人的石青山知道,石青山一岁的时候被乌青流云的爸爸亚都大王叼走了,十年以后又突然回到了石家村,习性居然和狼一样,又过了十年,石青山才恢复成人的习性,但是村里却没有人敢亲近他,哪怕是他的亲弟弟石镇山。

只有一个人和他亲近,那就是石野娃。 几年前,野娃拜了石青山为师父,师徒两个在一起说着常人无法听懂的话,看上去非常的开心,石青山教野娃一些简单的武功,但是多数时候两个人去爬山攀岩,正常人无法上去的悬崖峭壁他们可以轻松自如地攀爬。

石野娃的身材始终很瘦弱,以至于给人造成假象,不了解的人都以为这是个弱不禁风的孩子。

那天的后半夜,石家村里已经是一片漆黑了,家家都在乌青流云的嚎鸣声中熄灭了松油灯。

暗夜里,一条黑影从村子里穿过,直奔后山岗而去!乌青流云的哀鸣噶然而止。

第二天一大早,有人看见石青山从后山岗回来,一身的白霜,和他说话他也不理会,低头回了他在村东头的一间石屋。 早上起来,野娃就在院子里劈材,寒冷的大冬天的早上,野娃就穿着一套蓝布衣裤,腰间扎着一条麻绳子,手里的长柄开山斧上下翻飞,不一会,院子里就多了一大堆码放整齐的木材。

石镇山和儿子石玉泉一大早就去前山雪地里起猎夹子去了,玉娘和玉儿在烧火煮饭,前几天石镇山刚刚从镇上用熊胆和熊掌换回了一麻袋高粱米,玉娘就煮了一大锅高粱米捞饭,炖了野兔肉和冻白菜,还煮了几个自家腌制的咸野鸡蛋,因为家里有村上最好的两个猎汉,石镇山一家的日子还算过得很好的。 没多大功夫饭菜就做好了,石屋里传出来的肉香馋得野娃流了口水,野娃就是喜欢吃肉,还能吃生肉,玉娘就说他和他大伯一样是个狼人。

野娃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可以吃生肉,而别人不行,一定要煮熟了吃。

野娃早早劈好了木材,在院子里盼着他干爹和哥哥快点回来,他们回来了才能开饭。

就在这时,村口一阵喧哗,一队官府铁骑兵进村了,直接到了族长石林生家的大院子前,带队的是个什长,也就是十人小队的主官。

那个什长用马鞭指着下面诚惶诚恐的族长石林生说:“今年大王征兵,限每家每户出一名男丁,没有男丁的就出一匹马!按照户籍登记,你们石家村一共有一百七十户人家,就出一百人、七十匹马,限三日内到汲水镇铁骑兵大营报到!”什长说完就让族长在一个册子上画押,族长说:“什长大人!能不能少点啊,我们村子里也要留男人啊,黄龙岗上的黄龙帮经常来村里抢东西祸害老百姓,我们也得组织自卫呀!”什长不耐烦地说:“这个我不管,我也是下来传达大王的旨意,这一大早的还没吃东西,饿着肚子跑了几十里的山路,妈的老子也不愿意啊,可是没有办法!”这时族长的女儿石水妹出来了,石水妹今年也是十七岁,出落得水灵灵的,水妹已经和石镇山的儿子石玉泉定了娃娃亲,两家约定,明年开春就给孩子们成亲。 水妹对着一队铁骑兵说:“各位大哥下马进来喝碗热粥再走不迟!”什长看了水妹一眼,回头对弟兄们说:“来吧,弟兄们,这个小妹妹请我们喝粥我们得给个面子呀!”石林生忙着为大伙儿牵马拴马,水妹和她娘出来在院子里摆了木桌,十个骑兵把马刀挂到马鞍上,都过来每人盛了一碗热乎乎的玉米粥,水妹娘又切了一大盆咸野猪肉,铁骑兵们就用手抓了大片的咸肉吃了起来。

族长在一旁把什长拉到屋里去了,没多大功夫,什长出来,也喝了一碗热粥,最后走的时候,石家村的征丁名额变成了五十名,战马也免了,据说是石林生给了那个小官一颗百年的老山参!。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