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祸水东引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8189 次

第1125章 祸水东引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嗷嗷嗷寒族领地深处,那片冰湖之上,寒潮翻腾如巨涛,呈倒灌之势,朝着寒潮回廊的入口涌去。 e小说www那磅礴的声音,已是震动了三天三夜,整个寒族的强者有大半汇聚于此。

“三天了,还没探查到缘由吗?”“寒潮这样的异动,好似寒潮回廊内的大阵在修复。

”“果真?!这么说来,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啊!”“快点封锁领地中各处的大地轮盘,骆家遗失的那件神物,说不定会出世。 ”冰湖岸边,寒族五府众高层交换眼神,皆是有着心照不宣的意味。 对于回廊第九层,骆家准圣级绝学遗失在那里的消息,早已在千年前就有耳闻,只是一直未得到证实。 若是寒潮回廊的大阵能补全,倒是能好好搜索一番,看看是否有那本盖世绝学的踪迹。

探查到缘由,寒族五府的高层立时有了决断,命令下属去关闭各处的大地轮盘。

然而,这样的命令刚下达,却已是晚了,骆家、奇家还有各大势力都派来了使者,探查到底生了什么。 因为就在三天前,参加寒潮回廊的各个队伍的命石,都呈现岌岌可危之征兆。

这可是将各大势力的高层吓坏了,立时派来使者,要弄明白究竟生了什么变故。

寒族五府中,唯有南府很平静,对于冰湖这样的变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慌乱。

“秦墨这小子,不愧是奕铭风的关门弟子啊!看起来,寒潮回廊的大阵要补全了。

”南府的府主宫殿中,冽津坐在位上,露出笑容。 若是寒潮回廊的大阵能够补全,他在寒族的威望将会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这是一桩好事。 宫殿下方,冽瞳品着美酒,绝美容颜没有一丝波动,对于冰湖生的变故,似是比其父更加镇定。 “父亲,就算寒潮回廊的大阵能够补全,后面的麻烦也不小。 你要妥善处理。

”冽瞳这般说着,将寒潮回廊试炼期间,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关于骆家、奇家两支队伍的冲突,早已从被淘汰的队伍口中传出来,骆礼真的恶毒行径已是传开了,在各大势力之间高不可攀的形象,已是荡然无存。

“我将秦墨安排进骆礼真的队伍,是想助她一臂之力,这样一来,我们南府与骆家的关系也会更紧密。

”冽瞳说到这里,如冰柳般的细眉皱起,“我本以为,骆礼真目光虽然短浅了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却是想不到,此女如此不堪。 枉费我一番安排。

”“竟有此事”冽津皱眉,看向他最得意的女儿,“骆家的这个丫头,竟是这样的品性,在过去竟与女儿你并称,实是对你的侮辱。

”听到自己的父亲这样说,冽瞳不禁叹了口气,她这个父亲虽然修为高绝,堪称寒族中生代三甲之列,但是,其统帅能力却是中生代倒数,否则,五府之早已落在了南府。 “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吧。

”冽瞳微微摇头,冰玉般的容颜浮现无奈之色。 “为父正有此意。

女儿,这件事就由你代劳了。 ”冽津欣然同意,若非寒族祖制的限制,他早将南府府主之位,传给这颗寒族明珠了。

时间很快流逝,当秦墨结束一羽穿日剑诀的参悟,已是半个月后的事情。 这半个月的时间,他并未修炼这门准圣级剑技的任何一式,而是将全部心神,用在烙记这门剑技的所有变化上。 事实上,以秦墨现在的修为境界,以及在剑道上的造诣,仅是烙记这门剑技三分之一的变化,都是力有未逮。 不过,幸亏秦墨的剑魂极其特殊,能够将所有剑技的变化烙印其上,留待以后慢慢修炼。

饶是如此,这样烙印剑法变化的过程,也是极其艰辛,经历不眠不休的半个月,才将一羽穿日剑诀的所有变化烙印下来。 这样的成果,还是因为手中的这本剑书,乃是一羽穿日剑诀的真本,秦墨还拥有真本剑灵的所有记忆。

否则,将这门剑技烙印成功,恐怕耗时要延长十倍以上。 从入定中清醒,秦墨才觉,银澄、高矮子为了争夺骆家那奇才遗留的百宝囊,竟是打了整整半个月,彼此都是筋疲力尽,再没有争夺之力。 这样的结果,反而是便宜了秦墨,将那百宝囊打开一看,不禁一乐,还别说,不愧是一品候补势力重点培养的绝世奇才,家底之丰厚,虽然比不上秦墨,也是非常惊人了。

对于不劳而获的宝物,秦墨分起赃来一向是很慷慨的,自己截留了一半,剩下的给银澄、高矮子平分了。

这样的分赃不均,自是惹得狐狸暴跳如雷,却也是无可奈何,它已是无力,再与秦墨拼斗一番了。

解开冰岛中央的场域,秦墨从中出来,却是生生被吓了一跳。 冰岛之上,可不仅是有奇彦众人,还有其余七支队伍,皆是来自一品候补势力,或是东域的霸主势力。

“墨先生,多谢你补全回廊大阵缺陷,援手之情,铭记于心!”“墨先生,这一次多亏你和奇彦兄弟们啊!否则兄弟们可就惨了,骆礼真那贱人,真不是东西。

”面对一拥而上的人群,杂七杂八的言语,秦墨有些无所适从,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随即,奇彦、骆珊君悄然传音,道出了这半个月来的变化。

原来,修复寒潮回廊大阵的缺口,却是引动了整个回廊的大阵之力。 这样一来,闹腾的动静就太大了点,尤其是回廊第九层,寒潮的涌动不断增强,待到后来,已是呈滔天之势。 面对这样的巨变,许多队伍无可奈何,只能选择弃权退出。

而在冰岛附近的队伍,则是被奇彦引了进来,一起在冰岛上修炼。

整个第九层,也只有这座冰岛是风平浪静,因为这里等于是飓风的中心,反而不受任何影响。 至于这场巨变的缘由,早在半月前,奇彦等开始接引这些队伍时,奇帅就想好了说辞,将所有的过错都退到骆礼真身上。

反正骆礼真已被奇彦击毙,其之前的丑恶行径尽数曝光,再加之,这个大阵缺口本来就是骆家那奇才造成的,本来就是骆家的过失。

这样八分真两分假的说辞,自是不会有人怀疑,尤其,当众人得知,秦墨为了修复大阵缺口,竟然布置了一个场域,要独自承受修复失败的后果。 顿时,秦墨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立刻拔高了一个伟岸的高度。

“原来如此。 ”秦墨不禁恍然,面对众人的疯狂吹捧,他虽然有些脸红,却也只能厚着脸皮承受了。 奇帅的这一番祸水东引,可谓是皆大欢喜,反正骆礼真已死,死无对证之下,骆家已是百口难辨。

寒暄片刻,在场各个队伍的成员也不再停留,要结束这场试炼,返回寒族领地。

众人皆是约定,在寒族领地,一定要好好聚一次,这一次生死与共,实是大家的缘分。

对于这样的要求,秦墨欣然接受。 冰岛的地下,冰霜小径中,秦墨将装有一羽穿日剑诀真本的百宝囊,交给了骆珊君。 “剑灵的神识已被打散,你可以直接认主,这件神物以后就是你的了。

”秦墨这般说道。 “我,可以直接认我为主!?”纤手颤抖着,接过这件重逾千钧的百宝囊,骆珊君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这半个月来,她一直很忐忑,担心秦墨会食言。

她对于一羽穿日剑诀的剑书,其实没有多少垂涎,只是,这关乎到她是否能够重返骆家。 现在,秦墨不仅将剑书送还给她,还说这本剑书真本能够直接认她为主,这简直是做梦一样的欣喜。 “可是,我的剑道资质,很一般,剑书认我为主的话”骆珊君有些手足无措,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脱口而出竟是这样一句话。

随即,她脸颊羞红一片,她也不是傻瓜,自是很清楚,秦墨这样做的用意,是让她拥有一个大大的护身符。 秦墨却是笑了,这少女确是善良,对于自己的家族也足够忠诚,下意识的一句话竟是这个。

“这本剑书你修理不了,你的后辈还修炼不了吗?只要这本剑书是你的,你在骆家就有一席之地,我以后有事,还要找你帮忙呢。 ”不由分所,将百宝囊塞给了骆珊君,秦墨便是转身,离开了冰霜小径,他也要快点返回寒族。 对于他自己来说,此次幽寒古川之行,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没有完成。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