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花葬一生挚爱平鑫涛,他只是失去一条生命,而奶奶失去的是爱情啊! 内感受器

来源:本站2019-06-083 次

琼瑶花葬一生挚爱平鑫涛,他只是失去一条生命,而奶奶失去的是爱情啊! 内感受器

  琼瑶和平鑫涛虽素未谋面,可是她与他神交已久,平鑫涛对她可谓有知遇之恩。 当初琼瑶在高雄生活窘迫,投出的稿子无人肯出版,走投无路时,正是平鑫涛慧眼识珠,特别是当她贸然将20万言长篇小说《窗外》寄给《皇冠》的时候,如果没有平鑫涛力排众议出版发行,琼瑶的名字不可能那么快就蜚声文坛,名扬天下。   那年冬天,琼瑶在平鑫涛的安排下到台北接受电视台访问,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琼瑶从高雄到了台北,平鑫涛亲自到火车站迎接她。

当娇小玲珑的她走出车站的刹那,就被气宇轩昂的他认了出来,她无比好奇:“你怎么会在众人中认出我来?”他笑道:“从《窗外》里认识的,从《六个梦》里认识的,从《烟雨蒙蒙》里认识的!”人生多么神奇!他的细心与浪漫几乎与她小说中的男主角如出一辙。   第二天,在电视台的录音室里,平鑫涛担心这位刚来台北的家庭妇女,在回答记者采访时出现纰漏,所以他一直守在摄像机旁。 当记者向琼瑶提问的时候,这个一向见惯大场面的出版人却紧张得要命,所以,他悄悄叮嘱她说:“琼瑶,你不要怯阵,其实世界上任何事情都不可怕,虽然是现场直播,其实也和咱昨天在咖啡馆里喝咖啡时一样,只要心平气和面对记者,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琼瑶点点头:“谢谢你,平先生。

只是你千万不要离开这里,我心里有一点怕!有你在,我就不会慌了。

”    可是平鑫涛万没想到她会应对自如。 包括记者问起她的成名作《窗外》,她并没有讳莫如深,而是坦率告知,那是源于她的初恋,因此才能写得那么凄恻动人。   这次访谈让平鑫涛重新认识了琼瑶,感情多舛,并没有击败这个看似娇弱的女子,他从她轻颦的眉宇间看到了一种倔强与坚毅。

    采访结束的当天晚上,平鑫涛邀请琼瑶去他家里做客。   平鑫涛当晚喝了许多酒,破天荒地向琼瑶讲了自己当年从大陆到台湾的经历,以及办《皇冠》月刊的种种艰辛。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但平鑫涛面对琼瑶,就像相知多年的老友,道尽一路走来的苦辣酸甜。

    平太太对琼瑶说,那天晚上是平鑫涛喝酒最多的一次。

后来,琼瑶从高雄搬到台北,继续从事写作生涯。 不久,在平鑫涛的支持下,她的《六个梦》和《窗外》都改编成电影搬上了银幕。   《窗外》播放时,琼瑶的父母刚好回台,平鑫涛就送上了两张票。

谁料母亲看过之后大发雷霆,怒气冲冲地跑回家。 站在那里浑身颤抖:“为什么我会有你这样的女儿?你写了书骂父母还不够,如今还要拍成电影去骂父母!你这么有本事,为什么不把我杀了?”  一向孝顺的琼瑶向母亲下跪以求得她的原谅,但性情刚烈的母亲第二天居然开始了绝食抗议。

就在琼瑶几近崩溃的时候,平鑫涛出现在她身旁。

在三天的家庭变故中,平鑫涛一直不离琼瑶左右,最终在他的帮助和斡旋下,成功地化解了这场家庭危机。

  患难与共,拉近了心与心的距离,两人之间不禁情愫暗生。 但聪慧的她何尝不明白,一旦长驱直入这个男人的世界,便意味着对另外一个女人造成伤害,而写惯了爱恨情仇的她,对人性不仅有入木三分的洞察,更有着深深的悲悯,因此,她不想成为一个感情的入侵者。

    琼瑶于是开始回避平鑫涛,一向感性的她,这次却出奇冷静地劝他慧眼斩情丝。

  他不是那种轻薄之徒,却在两人默契十足的交往中,不可遏制地爱上了这个越来越令他钦佩和怜惜的女人。     那天,他约她去乌来山进行谈判。 虽然行驶在高达千米的崎岖山路上,琼瑶仍没有放弃对平鑫涛的劝告。 他心意已定,丝毫不肯向她妥协。 但在琼瑶毫无转圜余地的坚持下,自知无力回天的平鑫涛将汽车刹在悬崖边,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琼瑶,猛然将车门一推,指着车下的盘山路对她大声地说:“既然如此,就请你马上下车吧!”  看着面色严峻的平鑫涛,琼瑶一气之下,跳下车去。

  她站在那条逼仄的山路上,俯瞰山涧,只见悬崖如劈,深达千仞。

突然,琼瑶听到了一阵汽车引擎发动的响声。 她发现目光坚决的平鑫涛,已经将脚重重地踩在油门上。 她顿时意识到平鑫涛是想驾车冲崖,只需顷刻,在她面前就会发生车毁人亡的惨剧!这时琼瑶再也顾不上许多,飞身扑在了汽车的引擎盖上。

由于山风越来越迅疾,琼瑶随时都可能被吹下万丈深渊。 她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抓住了汽车的反光镜,两只脚却已经悬空。

她的身子如同一颗蓬草,在车上被猛烈的狂风刮得飘来荡去。

  平鑫涛目睹这一幕,顿时吓醒了!因为如若继续坚持一秒钟,那么他就会连同琼瑶一起冲下悬崖!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平鑫涛不断地狂踩刹车!万幸!轿车的轮胎刚好停在崖边上......    后来,琼瑶在一篇散文中写下这段惊心动魄的回忆:“我不知道我们彼此这样隔着车窗玻璃互相注视了多久,在我的意识里,那可能有100个世纪那么长。

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没有天,没有地,没有世界,没有宇宙,这世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一个在车内,一个在车外,再有的就是生或死......我们站在风口,两人都在发抖,不禁抱头痛哭......他开始道歉,说他‘只是一刹那间万念俱灰,既然无法和你相守,不如一死了之,免得痛苦’。 问他为何把我推出车外去,他说‘因为你还有小庆呀!......”  带着难言的痛楚,他们驶下山路,挥手自兹去。

从此,我是你的天涯明月,你是我的红尘陌路。

  。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