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出柜中国男人的自白:形式婚姻背后的自杀

来源:本站2019-05-1810 次

除了软件自身安全意外,还要将结合防火墙技术与入侵检测技术,通过各种网路安全技术的结合使用,从根本上加强网络的安全性能。

  由此,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院长谢冕先生与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黄怒波同志共同提议,以中国诗歌学会、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作为纪念活动的发起和推动主体,倡议各诗歌组织、刊物、诗人、学者及诗歌爱好者共同开展“新诗百年”系列纪念活动。共4篇文章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20篇文章/页转到第页

一个出柜中国男人的自白:形式婚姻背后的自杀

一个中国男同志在网络上发布了自白,讲述两年前为了父母、为了家庭,假装自己喜欢异性,与一名女子结婚的经过,后来接受不了,最终伤害了很多很多人。 2013年,我选择了同直婚姻(同性恋与异性恋)。

与其说是因为妈妈患病后的催促,不如说自我认同不完善。 这段经历,在我看来,这是一个伤疤,更是我人生的一个污点。 现在想来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无非是把这几年的糟心经历写写,警醒准备走入异性婚姻的同性恋者悬崖勒马。 那是一个温婉善良的女人,比我大几岁,在我们这种小地方算是大龄剩女了。

我们从认识到结婚共40天。

就在这40天的恋爱期内,别的恋人可能已经接吻了,我也就只是牵一牵她的手,而且是在过马路的时候。

别的恋人可能已经开房了,而我也只是亲一下她的脸颊,而且还是在拍婚纱照的时候。 别的恋人可能已经奉子成婚了,而我却还未曾与她同床共枕。 这40天里,假装爱得死去活来,假装每天相思成疾。 其实是在欺骗。

欺骗她、欺骗父母、欺骗亲朋好友、但是始终没能骗得了自己的心。 那时候感觉自己为了父母也得结婚,为了身边的领导同事的眼光也得结婚,为了家族声誉也得结婚。

虽然不快乐,但是给自己戴上了孝道的光环。 觉得走入异性婚姻的生活才是正确的人生。 时间到了婚前几天,我总是莫名其妙发脾气。

整个婚礼,我就像一个道具,就是婚宴上的一个盘子一个碗,需要笑的时候就咧咧嘴,需要磕头就跪下。 在亲朋好友的声声祝福中画地为牢。 几个叔叔自幼看我长大,二叔语重心长地说:你是家族的长孙,终于完婚成人了,以后要夫妻和睦,孝敬双方父母,为整个家族增光添彩。

我当时好想告诉他:我可能是整个家族的一块短板。 看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欣慰的表情,我想,认命吧。 整个婚礼,都是蔫蔫地走完了所有流程。 鲜花、掌声、红包、祝福似乎都与我无关,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我也不知道我该何去何从。 不怨天不怨地也不怨别人,只恨自己为何变态地喜欢同性。

有些时候,假装出来的表情和眼神很容易被人识破,婚礼当天下午,奶奶拉着我胳膊说:是不是很累啊?你怎么不高兴啊?今天最开心的就应该是你啊!她哪懂得,一个道具,怎么会有心呢?洞房花烛夜,以劳累之名,一夜无语。 第二天,回到自己的新房。 我原以为,我和女性是可以过夫妻生活的。 大不了,关上灯把她当成一个男性。 但是事到临头,却紧张得不知所措了。

她为此恼怒,生气,摔东西。

我只能无奈地看着天花板发呆。 按照原计划,结婚第五天要出国旅行。

第三天我们就去了北京的某男科医院。

在这里我感觉受到了无尽的屈辱,这是我自作自受。 初到北京,已是凌晨。 在八王坟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天花板很矮,幽暗的灯光而且还没有热水,我低头无语,气氛压抑得让人想死。

她因为没有热水不能洗澡又发了一通脾气,还摔了宾馆的矿泉水。

次日退房,我带她住进一家五星级宾馆。 华丽的灯光,一流的设施,她好像稍许开心一点。

我依然没多说话,也不想抽烟了。 她说:去男科医院吧。 我点头。

我拖着行李出门,她说:把行李放下。 我点头。

这是一家专业的男科医院,挂了专家号,抽血化验,说是第二天做检测。 从医院出来,她说想吃烤鸭,就带我去一家消费不低的饭店,点了几个菜。

我吃了一口,没咽下去,就喝了一碗免费的小米粥。 我害怕去男科医院,我平时因为有少年武术的底子,很少生病住院,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先进的仪器可以检测出我是同性恋,我恐惧、烦躁、焦虑不安。 饭后,她说去燕莎奥德莱斯逛逛,买点过年的新衣。

我点头。 到了燕莎,我只记得有好几个像仓库一样的商场,里面的货品似乎不是很贵,她东挑西选了好几件棉衣。

我疲惫地看着她试衣服,换衣服。 在我看来,穿哪件也是一个模样。

当然也选了几件超级诱惑的女士内衣,黑的、白的、粉的,我咧嘴笑笑。 忘记了怎么假装色迷迷了……我劝她不要买这么多棉衣,满满两个箱子,因为还要去国外,等回来再买也可以。 她就发火了,把包摔在地上,自己下楼。

我当时一下火山爆发,就说了一句话:我也不是心疼花钱,等过几天,旅行回来再买也可以。

按照常理,我该捡起她的包去追她、哄她。 那是一个大红色的挎包,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化妆品,时时散发出女人的气味。

这让我想起床上的事情,和赤裸的女体,我感觉无比的恶心。

我飞起一脚,把包踢到了一楼,她捡起包,我提着她逛燕莎的战利品,回到酒店。 当夜,她穿着性感的内衣,各种诱惑。

按照常理,白天刚吵完架,晚上应该是男方主动道歉以获得女方的谅解,可是她却主动示好,虽然这种好不是我想要的。 她也主动拖我进卫生间和她一起洗澡,我也不知道说什么,站那不动,她裸着全身拉我的胳膊,吻我的嘴。

我默默地流泪,不知道为什么,是煎熬?是内疚?是无助?还是想到了不该是个同性恋?还是想到了自杀……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

也许,她把我当成一个病人,一个男性功能障碍的病人。 也许,她想挽救这场本来就为时已晚的婚姻,以挽救她自己的人生。 我却在骗婚,这是一种道德败坏的行为。 而且她的种种示好让我难以忍受,我不要过这种身体和道德双重煎熬的日子,我要挣脱,我要结束这一切,哪怕付出我的生命。 当晚,我又是一夜无眠,在卫生间抽了一包烟。 横下一个念头:离婚!次日,去医院做检测。

到的比较早,我坐在台阶上抽了一颗烟,看着烟丝一点点燃烧,我想,如果这是我的生命就好了,暖暖别人,尽快死去。 我男性功能正常,我没有病,所以说接下来的这一段是屈辱,也是我选择异性婚姻的惩罚。

医生给了我一颗药,我估计是伟哥。 我放在嘴里,当着她的面喝下那杯水。

我假装要去卫生间,到了卫生间我把压在舌头下面的药片吐出来,又用清水漱口。

我生怕残留的那点药物再重新燃起她对生活的希望,以及无数个让我心惊胆战的漫漫长夜。

这是一个幽暗的小房间,布帘把它分成三个相对独立的空间。

三个患者同时做检测,有个像手枪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两个铜丝编成的圆圈,我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医生说,两个圆圈套在生殖器的根部和顶部,以检测勃起的时间和硬度。 我深知这两个小铜圈可以决定我的一生……医生拿来一副黑色的眼镜,其实镜片是不透明的,眼镜上有两个耳机。 我带上眼镜和耳机,里面出现了一男一女性交的画面,耳机里发出呻吟声,原来是AV,欧美的。 我知道这是用来刺激我荷尔蒙分泌的治疗,我看到AV里的男主角,确实很帅气,但是我知道如果继续看下去我就因为生理反应而燃起她的希望。 我默默地闭上眼睛,把耳机放在耳朵后面,确定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想象着自己坐在寺院的大殿里,心无杂念地默念心经,念了好几遍,终于完成了。

穿好衣服,我无精打采地低着头走出来,看到她和医生交流着什么……只听到医生说:他这个年龄按道理不可能啊……我就知道我成功了。 不知医生是想挽救我,还是这月提成不多,呼呼啦啦开了三千多块钱的药,说是吃几个疗程再来复查。 我当时按下心来想,死也不来了,我没病!到了宾馆。

我说,我没救了,我们离婚吧。

她各种哭闹,也拿我妈妈的病来说事。 对我和我家人各种咒骂。 我没还口,因为自始至终她都没错。 她说如果离婚,她就把我性无能的事情公布天下;如果不离婚,要我给她一个说法,为何不在婚前说明这些。

我无路可走了。

晚上,我说我去买包烟。 她没说话。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