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六乙:四川话版《茶馆》有麻辣烫、串串香的

来源:本站2019-06-05125 次

李六乙:四川话版《茶馆》有麻辣烫、串串香的

  “《》大家都知道是北京人艺的镇院之宝,是中国话剧的巅峰之作,无论是文学、表演、导演艺术,以及后世在观众中造成的影响,可以说是北京人艺几十年来当之无愧的第一作品。 但奇怪的是这么一个优秀的作品,全国所有的话剧院团没有人以其他的形式重现过。

”北京人艺导演李六乙说。   既有历史的传承也有当代的表达  正如李六乙所说,无论从文本还是舞台呈现的角度,作为传世的经典作品,是应该有很多不同的演出形式,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思想观念以及戏剧观念,唯独话剧《》在它面世近60年的历程中,除了北京人艺,没有别的话剧院团触碰过。 日前四川人艺在四川省文化厅的领导下提出了要排四川话版《茶馆》,到底要以什么样的姿态、什么样的形式、什么样的态度去触摸经典?这个工作从今年年初开始,经过半年多的努力,将于11月30日呈现在首都的舞台,大家肯定都在想:怎么排这个戏,用四川话怎么演?  已经演了700场的《茶馆》,是中国目前演出场次最多的剧目之一。

一部《茶馆》浓缩了半部中国话剧发展史,《茶馆》也是中国第一部“走出去”的话剧作品,为中国话剧赢得了世界声誉,被誉为“东方舞台上的奇迹”。 1958年《茶馆》在北京人艺首演,这部作品的故事、人物、导演手法、演员表演都堪称教科书般的典范。 “经典之所以经典,是超越时代的,不单纯是这个时代的表达。

60年前老舍先生写出了它,它所蕴含的时代内涵,使得它成为经典。 现在北京人艺每次演出《茶馆》依然是一票难求,就是因为观众有需要。

观众需要也就说明和这个时代有关联。

”李六乙谈道,《茶馆》以人物生活的变迁反映社会变迁,以小茶馆映射大社会,以人物语言反映时代特征,这部剧也培养造就了一大批中国话剧舞台上的表演艺术家。

  李六乙阐述说,四川话版《茶馆》在用四川的地域文化特征、形态表现的时候,既有历史的传承,也有当代的表达。 “从整个戏剧的观念上来讲,我们考虑过是照搬北京人艺,还是有所改变。 照搬很安全也很保险,不会遭到太多的指责,我们只是用另外一种语言传承。

后来我跟四川人艺的艺术家们商量,认为照搬是保险的,但是缺少挑战,缺少新时代创造性的转换。

新的时代没有转换和提升,可能就只是一个单纯的继承。

”  “我们非常需要继承,也非常需要发展,这样才能和时代有密切的联系。 我们不能仅仅是照搬一个经典,我们一定要有创造性的转换,这种转换是能够和当代的审美结合,和当代人、当下的戏剧观念相结合,甚至超越当下的戏剧观念,才能成为经典,如果只是照搬重复,不太可能成为经典。

”李六乙表示,《哈姆雷特》不知道演了多少样式,所以他是哈姆雷特,“全世界都不会认为哈姆雷特只有一种演出样式”。   在李六乙看来,四川话版《茶馆》开了一个先河,是四川人艺的勇气。

“这样的经典我们依然可以用其他的语言演出,其实这就是要体现出创造性。

没有创造性,新的经典是不会建立的,这既是初衷,也是目的。 ”  四川话的幽默与老舍语言的幽默天然契合  四川话属于西南官话,在大西南地区互通度较高,四川话版《茶馆》,在大西南地区有广大的观众群体,也是对以四川话排演经典的有意义探索。 李六乙谈到:“最初在确定用四川话演时,实际上做了很多思考。

老舍先生台词中的幽默和荒诞,以及体现出的那种深入骨髓的思想,在四川话里是有类型化的表现的。 四川话是一个很好的载体、桥梁和纽带,四川话本来具备的幽默风趣与老舍语言的幽默实际上有一种天然的契合。

”  《茶馆》中裕泰茶馆的掌柜王利发被敲诈一幕,有段经典台词:“每个月你得给我们哥俩意思意思,别把这点意思弄成不好意思,到时候可就没意思了。

”李六乙说这段诙谐幽默的话用四川话表意后,同样能够达到非常好的效果,“说明老舍文学的魅力是能够用其他方言表达的,这种幽默大家同样能够感受到,用普通话有着很好的效果,用四川话说观众一样有很好的反馈。

这种文学本身的魅力不在于用什么语言形式,而是深入骨髓的幽默和深刻的思想”。

李六乙还特别举了一个例子,如四川话里面有一个词“牙尖石怪”,普通话的意思就是“阴阳怪气”,这种类型的语言特色展示了人物的性格,这种说话方式一出场大家就知道是什么类型的人。 “庞四奶奶”的角色在北京人艺著名表演艺术家李婉芬的演绎下热情奔放,并把人物庸俗的一面传递得十分到位。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