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所学校为以色列培养网络战士

来源:本站2019-06-141 次

这所学校为以色列培养网络战士

穿过以色列南部城市贝尔谢瓦的闹市,经过商场和居民区,前方出现了一座类似学校的建筑,院子里有一片草坪、几栋宿舍楼加一个篮球场。

这确实是一所学校。 在以色列国防军军情部门,它的代号是“阿沙利姆”。 身处类似“基布兹”集体农场的氛围中,以色列未来的“网络战士”在此接受训练,准备在虚拟战场发动攻击、刺探重要数据乃至破坏敌人的计算机。 “我们每年培训500至600名学员,他们的工作涉及互联网的方方面面。

”在接受以色列《国土报》专访时,一名在阿沙利姆担任“校长”的中校表示。 和所有学员和教官一样,她的相貌和真实姓名都是保密的,在外人面前一直以“N”自称。 以色列建设网络部队并非秘密。 2015年6月,时任以军参谋长加迪·艾森克特曾考虑让网络战部队独立,并整合所有涉及互联网的资源。 经过试水,军方最后选择了一套折中方案:网络防御被纳入情报收集和安全保卫范畴,相关人员佩戴蓝绿相间的贝雷帽;实施攻击性网络活动的部队继续留在军情部门麾下,他们佩戴的是绿色贝雷帽。 作为军情部门的分支机构,阿沙利姆从那时进入了快车道。 除了军队,这座训练设施也为“辛贝特”(以色列国内安全局)和“摩萨德”(情报及特殊使命局)服务。

课程最长持续25周“第一阶段的学习包括入职培训,为期两到五周。 ”N中校如此描述阿沙利姆的课程设置。 根据她的说法,第二阶段培训通常持续约10周,学员们会学习Python、C、C++等编程语言。

第三阶段即课程的最后10周涉及未来的工作分配。 “在整套课程中,我们希望了解每个学生的长处和短板,并巩固他们的优点。

”最长的教学项目持续25周,这是为“漏洞研究人员”量身打造的课程。

顾名思义,这些精英尤其擅长发现计算机系统中的弱点,利用这些弱点,他们可以对敌方进行渗透,获取敏感数据,甚至对万里之外的电脑实施操控。 “多数情况下,我们知道学生最终会选择哪个方向。 ”N说,“少数场合,我们只在上课期间给学员提供建议。

最好的漏洞研究人员未必是最好的网络情报员,反之亦然。

”财力和性别不重要以色列实行义务兵役制,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进入阿沙利姆。

被派往那里学习的新兵要么拥有计算机领域的特殊技能,要么由于各种原因被认为适合在这里学习。 N说:“在我们这儿,无论你是高中毕业还是大学毕业,相当的知识储备都是必要的。 ”据介绍,大概25%至30%的学员参加过安全机构资助的MagshimimLeumit项目,后者旨在培养16岁至18岁青少年的网络和计算机技能。 以往,以色列军情部门时常被批评只招收来自富裕家庭的新人而过于同质化,MagshimimLeumit有助于改变这种状况。

以色列“网军”中的另一个少数群体是女性。 “我昨天刚和我们的女兵聊过。

”N说,“一个班的55名学生中有6名女性。

我高兴地看到,她们中没有一个来自有钱人扎堆儿的北特拉维夫地区。 现在,阿沙利姆平均有%的女兵,这个比例还会上升。 ”不鼓励学员相互较量阿沙利姆的“校园”布局有讲究,一边是宿舍、食堂、办公室,另一边是教室,中间有条小路,被称为“河”。 出于保密原因,手机不能过“河”,也就是被带到教室。 电脑键盘上的符号被白色胶带覆盖,目的是让学员适应盲打。

课程教官Y上士补充说,“在某个培训阶段,鼠标会被收走,这样,他们就能快速学会使用各种快捷键。

”阿沙利姆不鼓励学员相互较量,这里的竞争主要是和自己比。

N说:“有些人在18岁就获得了学士学位;有些人在高科技行业工作过;有的人卖掉了一家公司;有些人从小学开始就与键盘形影不离。

学员们被分配在不同的房间,否则心理压力太大。

”另一条教学原则是不打分。 “没有分数,只有评估。

”N解释道,“教官们把需要重做的练习交还给学员,但不告诉他们错在哪里,让他们不得不自己查找问题。

”第三条原则是独立学习。

几乎每个人的课程都是专属的,这不仅是为减少竞争,也是因为不同的学员毕业后对应不同的单位,军方希望他们一上岗就能独当一面。

平均下来,只有30%的课程采取授课形式,其余的技能都是基于自主学习或通过自行练习养成。 N指出:“差异化学习是最关键的,我们根据每个学生的特点与他们合作,目标是让每个离开这里的人都获得很大的提升,激发他们的潜力,让他们作出最大的贡献。 ”退役后,前途更光明比起普通士兵,绝大多数阿沙利姆的毕业生要在以色列国防军服役更长时间。

“我们把最优秀、最聪明的人集中到一个有巨大需求的领域,并对他们进行大量投资。 必须让纳税人的钱花得值。

”N说。 单从经济角度讲,延长服役期也有合理性。

阿沙利姆的毕业生退役后很容易在互联网行业找到工作,报酬丰厚,平均起薪约为每月3万谢克尔(约8300美元)。

今年41岁的N中校是1996年入伍的,当时,“互联网”这个词还很新鲜。

她的军旅生涯从信号情报员起步。 “像很多情报部门的军官一样,我学过阿拉伯语,但从一开始我就更偏爱技术。

如今,我对计算机语言的了解远超人类语言。 ”她自豪地说。 N曾在美国华盛顿当过3年武官,还在服役期间进行了一次“旅行”,9个月内游历了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和泰国。

关于这次旅行的真实目的,她“无可奉告”。 身为8岁孩子的母亲,N再过一年就可以退伍并拿到军方提供的退休金。

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她的身影可能在以色列乃至全世界顶尖的网络安全公司出现。 SourcePh"style="display:none">。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