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之金榜题名 第611章 醉酒结拜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来源:本站2019-07-0929 次

位面之金榜题名  第611章 醉酒结拜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位面之金榜题名第611章醉酒结拜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秦书凡有点明白为什么玛莎肯特不把他这个“外星人”当回事了。   之前他苏醒后用心神查看过这个世界,只是一个普通世界,科技程度比现实地球强上一些,而玛莎肯特儿子的气势堪比五阶,这样的高手绝对不是出自于地球,八成来自来地外,有这样的地外儿子,玛莎肯特自然不会惊讶秦书凡的到来方式。

  秦书凡在窗户上看了一会,走出小屋,跟玛莎肯特打了声招呼,然后看向络腮胡青年。

  络腮胡青年与秦书凡对视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气流在两人身前虚空生成,就像炸弹爆炸产生的气浪,但是刚生成的刹那就被秦书凡一甩袖子吹灭了。

  而络腮胡青年已把母亲护在身后,沉声道:“你是谁,在我家里想要干什么,还穿着我父亲的衣服,脱下来!”  他脸上充满戒备,右手紧握,可怕的力量在体内酝酿,似乎下一瞬就要破体而出,打向秦书凡。

  很显然,络腮胡青年感受到了秦书凡身上同阶的气势。   “别误会,我没有恶意。

”秦书凡摊手解释了一下,看向玛莎肯特,玛莎肯特对儿子说了下秦书凡的来历,络腮胡青年这才稍微放松警惕。   他眼睛扫着秦书凡身体,似乎能看清秦书凡体内的器官,沉声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来的,又来自那里,是什么身份,现在、马上给我离开!”  络腮胡青年显然不放心秦书凡这个同阶者,让他远离农场,以免伤害到自己的母亲。   “克拉克,别这样,妈妈知道你担心我,但是这个人没有恶意,我能感受的到。 ”玛莎肯特为秦书凡解释。   “可是……”  “难道你不相信妈妈吗?”玛莎肯特又道。

  “我……”络腮胡青年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秦书凡,有些左右为难。   秦书凡不知道玛莎肯特为什么那么肯定他,但是他已知这个络腮胡青年并非玛莎肯特的亲子,两人也没有血缘关系,而他不想破坏两人的母子感情,主动提出马上离去。   说完就返回小屋。

  现在他身上穿的是睡衣睡裤,他的衣服来时被大气层焚毁没在货架里取,而农场距离城市有数十里,玛莎肯特之前向隔壁农场借了一件男装。   换上穿大的夹克衫和一条牛仔裤,秦书凡再次出了屋,玛莎肯特和络腮胡青年站在小屋前,络腮胡青年低着头眼睛看着脚尖,不知怎么了。   玛莎肯特拉住秦书凡不让走,让他再住一晚,她解释道:“克拉克自从父亲去世就变得警惕多疑,你别介意,再说要走现在也没车,明天一早道路上有一辆去城里的公车,你再走也不迟。

”  秦书凡看向络腮胡青年,这才知道他是被母亲训了,一个五阶强者被普通人训,肯特家族门风确实严厉……  想了想,秦书凡就答应下来,他也想跟腮胡青年交流交流。

  就这样,秦书凡继续住了下来。

  虽然有玛莎肯特的肯定,络腮胡青年还是对秦书凡充满警惕,秦书凡进了小屋,络腮胡青年就坐在院里的树下盯着房门,双手时不时的紧握,似乎屋内一有风吹草动他就要出手杀人。   这还怎么练功……秦书凡叹了口气,打消进入时光之门练功的想法,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半天,猛地的起身,从货架取了两坛陈酿,大步走了出去。   看到秦书凡出来,络腮胡青年立刻就从树下站了起来,双握紧握,眼睛直勾勾盯着秦书凡,秦书凡瞥到玛莎肯特在屋里的窗户往外看,对她打了声照顾,然后左手的一坛酒就甩了过去。

  络腮胡青年嗅了酒香,啪的一声稳稳将酒坛接在手里。

  秦书凡大刺刺走到络腮胡青年跟前坐下,晃了晃手中的酒坛道:“敢不敢跟我比比?”  说着拍开封泥,浓郁的酒香弥漫八方,然后狠狠地灌了一口,酒液流进胃中,火辣辣地,秦书凡大叫爽。

  络腮胡青年愣了愣,随即哼道:“有什么不敢!”  他也是爽快人,学着秦书凡拍开封泥灌了一口,可能是头一次喝白酒,酒液进肚呛得连连咳嗽,吐了不少。

  秦书凡哈哈一笑:“这是封尘三百年的好酒,不会喝别勉强。

”  “三百年?骗鬼去吧!我这就喝光它!”  络腮胡青年似乎不想出丑,很快给他硬生生忍住了,说着又灌了一口,这次有了防备倒没像上次一样呛着,倒是满脸痛红,可能被辣住了。

  秦书凡笑了笑也没说什么,跟络腮胡青年碰了一下酒坛,继续喝,络腮胡青年一脸不服输的跟着喝。   玛莎肯特走出来看到两人在喝酒,她问秦书凡酒是怎么来的,秦书凡开玩笑说是变的,玛莎肯特竟然相信了,还倒了一杯品尝,但只喝了两口就辣得再也不喝了,开着小货车去窜门了。

  这下子母亲走了,络腮胡青年就放开了,似乎要跟秦书凡比个彻底,很快将一坛酒喝光,秦书凡也跟他差不多一起喝完,对他试探道:“继续!”  “肯特家族没有孬种!”  秦书凡回小屋取了四坛摆在地上,笑道:“来!”  一坛,两坛,三坛……  “敢不敢跟我结拜为兄弟,我在书上看你们中国有个桃花三结义……”络腮胡青年醉眼惺忪道。

  桃花三结义……秦书凡酒量也不行此刻有些上头,拍手道:“有何不敢……”  两人一番斗酒,最终以络腮胡青年醉倒而结束,而秦书凡仗着对肉体完美控制稍稍胜了一筹。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刚开始的时候络腮胡青年还不怎么说话,最后越喝话越多,几乎停不来了,他吐露了自己的秘密也说出了自己的身世。

  络腮胡青年名叫克拉克肯特,出生的氪星,在婴儿的时候就被父母用飞船运到地球,降落到农场被肯特夫妇收养,在少年时体内力量觉醒差点害死人,养父在克拉克肯特十几岁为救人被飓风卷走,因为死前两人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克拉克肯特一直将养父死的责任归在自己身上。

  之后克拉克变得沉默寡言,但从小受养父母的影响心地善良乐于助人,长大后经常用能力救人,这次借着酒劲,把多年来埋藏在心里的压抑都说了出来,最后还要跟他拜把子,秦书凡竟然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院子里堆了二十坛,秦书凡看了看表才下午四点,将络腮胡青年扶进屋里睡觉,到外打扫一番,然后坐在大树下吹风醒酒。

  “克拉克肯特……氪星……这就是超人吗?”。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