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泳史:古代游泳那些事儿

来源:本站2019-08-06165 次

畅“游”泳史:古代游泳那些事儿

军事:“奇技者,越深水渡江河者也。

”古代各国之间发生战争,除了陆战中战车、骑士短兵相接,也有利用泅泳潜行破坏敌人防守,配合陆上步兵和骑兵作战的案例。

《六韬·奇兵篇》中记载:“奇技者,越深水渡江河者也。

”越国当时已有“习流君子之军,宋置楼船军,以习水善泳之人充之。

”是为军队习泅泳之证。 不仅靠近江海的南方各国重视“水战”,北方国家也同样重视。

春秋时,齐国军队准备北伐孤竹、离枝(今河北卢龙南)两个小国,又怕精通水性的越国水军趁虚而入。 于是齐国丞相管仲特意修了一个又大又深的水池以训练士兵的游泳技术,并下令称能游者赏十金,结果“未能用金千,齐民之游水,不避吴越。

”这一招非常有效。

后来齐桓公率军北上时,越军果然进犯,但齐国早已有所准备:“管子有扶身之士五万人,以待战于曲菑,大败越人。 ”秦汉以后,在一些史书中有关修建训练基地,建设和教习水军设立官衔的记述就更多了。

《汉书》记载:“武帝元狩三年,辛酉帝欲浅昆吾,因教习水战作昆明池……”并设有“伏波将军”,伏波意为降伏波涛。 《东观汉记》中:“光武以马援为伏波将军”,书中还记有:“贾宗字武孺为长水校尉。

”长水校尉是长于水战用船之事务者,可见水战已成为当时较为普遍的作战手段。

到了唐代,水军的训练进一步发展。 据《通典·卷一百六十·兵十三》记载,在行军中遇有大河不能游渡时,使用扶縆,“以善游者系小绳,先浮渡水,次引大縆於两岸,立大橛,急定縆,使人挟縆浮渡,大军可为数十道;又用浮囊,以浑脱羊皮,吹气令满,系其孔,束於腋下,浮渡。

”宋朝同样注重训练水军,赵善湘在任镇江知府时,教浮水军五百人,常以黄金沉江,探得者辄予之。 这与前文提到的管仲所使用的方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攻战中,利用游泳传递情报的事迹也是屡见不鲜。 《宋史·忠义传》记载,当时襄阳城被围困已久,张贵抵达襄阳后,“乃募二士能伏水中数日不食,使持蜡书赴郢求援。 ”元兵的封锁日益严密,将水路封锁了连续几十里,还“列撒星桩,虽鱼虾不得度。

”二人碰到撒星桩就用锯子锯断,最后竟然到达了郢,交付了情报。

明代胡宗宪的《战略》中也有提到,“水战非乡兵所惯,为沙民所宜,盖沙民生长海滨,习知水性,出入风涛如履平地。 ”可见,游泳这项技能在古代军队中很受重视,不论是传递情报还是发动水战,用好擅泳者,便可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责编:韦衍行、丁涛)。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