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守住了底线,但危机还远没解除

来源:本站2019-06-09173 次

欧洲守住了底线,但危机还远没解除

亲欧盟势力赢了在这场“过去20年投票率最高”(%)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虽然近些年快速崛起的欧洲极右翼势力势头强劲,从2014年的37个席位一下子增加到了58个席位,这股反欧盟的民粹和民族主义势力却并没有在这次选举中颠覆欧洲的建制派势力。

从美国CNN和美联社公布的最新选举结果预测来看,尽管支持欧盟的传统中左势力“社会主义民主进步联盟党”(S&D)和中右势力“欧洲人民党党团”(EPP)在此次选举中分别痛失了40个和35个席位,仅拿到147个和182个席位,从而失去了欧洲中间派保持了长达40年的议会多数地位,这些席位却并没有全部被极右翼势力夺去。

所以,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5年前只获得52个席位的左翼环保政治势力欧洲绿党(Greens)此次就获得了69个席位,创下了这个党团联盟在欧洲议会选举中的历史最好记录。 而得到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政党加盟的亲欧盟自由派势力“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R)更是在此次大选中从5年前的68个席位猛增到了109个席位,一跃成为欧洲议会中的第三大势力。

▲图为2014年和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结果的对比,来自CNN等外媒这样一来,在这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亲欧盟或至少支持欧盟的党团联盟,在总共751个席位的欧洲议会中继续占据了绝对多数,反欧盟的民粹极右翼势力则仍然是欧洲议会中的少数。 所以,可以说在2019年这个西方社会对于自己何去何从越发迷茫的当下,欧洲人还是成功守住了支持欧盟、支持欧洲一体化的这个重要“底线”。

▲图为彭博社关于欧洲极右翼民粹势力未能颠欧洲建制派的报道但欧洲却越发“碎片化”了不过,由于此次选举中原本在欧洲占据传统强势的中间派势力明显失势,而绿党和自由派则崛起成为了欧洲议会中同等重要的第三、四大势力,这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5年里,欧洲议会这个欧盟的立法机关会变得越发“碎片化”。 ▲图为法新社关于自由派和绿党触动欧洲传统力量天平的报道英国《卫报》的一篇分析文章就指出,这意味着欧盟再在制定和通过法律时,不会再像以前中间派当权时那样便捷,得多去考虑不同政治党团联盟的诉求,来回博弈了——尤其是在涉及预算、边境和气候变化等敏感问题上。

但该报采访的政治学专家则认为,这种“碎片化”并不一定是件“坏事”,因为欧洲议会里更多的政治竞争和博弈也会令欧盟变得更加民主,同时也会增加欧洲人对于欧洲议会政治的关注和兴趣,长远来看对欧盟的发展可能是一件好事。

一位来自的欧盟历史学家也对《卫报》表示,在欧洲议会以往由中间派当权的时候,很多欧盟的立法往往流于形式,过多地关注立法的技术层面,甚至会表现出“去政治化”的倾向,但这对欧盟的公信力其实没什么好处。

如今一个立法能在欧洲议会中获得更多的探讨和政治博弈、多方考虑不同政治光谱的观点——哪怕是极右翼的观点——都会令欧洲议会做出的决议变得更具公信力和权威性。 这也是为何《卫报》用这样一个标题报道了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一个碎片化的欧洲议会,可能恰是欧盟需要的。

危机仍未过去最后,尽管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整体上对于欧盟来说还算积极可控,这并不代表极右翼的威胁就已经过去。 因为在英国、法国、意大利这三个欧盟大国,代表欧洲极右翼势力出战的本土极右翼和脱欧势力都在各自国家的投票中获得了较多支持。 其中,由英国强烈反欧盟的保守派政客奈杰尔·法拉奇(NigelFarage)领导的“英国脱欧党”(BrexitParty),虽然仅仅成立6个月,却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了英国人投出的超过30%的选票,而传统两大党工党和保守党则双双因为英国议会里的脱欧僵局而被英国选民遗弃。 在法国,由极右翼政客玛丽娜·勒庞领导的民粹主义反欧盟势力“国民联盟”也以微弱的优势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了超过法国总统马克龙和他的自由派政党的支持率;而在意大利,目前执政的意大利极右翼党派“联盟党”也获得了最多的得票数。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在一贯以“稳定”见长的政坛,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执政联盟也在这次欧洲议会选举中遭遇了历史性的挫折,仅仅获得28%的支持,比5年前低了7个百分点。

她的另一个盟友党派社会民主党也遭遇耻辱性结果,仅仅获得%的支持率,比5年前跌了11个百分点。

倒是亲欧盟的德国绿党和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在此次选举中各有较大斩获,其中绿党20%的支持率已经在逼近默克尔的执政联盟了……这一局面恐怕也就意味着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给出的不是一个“尘埃落定”的结果,而更可能是欧洲以及欧盟各成员国内更深远变革的开始。

责编:张莎莎。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