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请自重,臣不是断袖!》你居然有胆子自杀?

来源:本站2019-07-04172 次

《陛下请自重,臣不是断袖!》你居然有胆子自杀?

清华殿淙元帝的寝宫平时随时打开的大殿此时殿门紧闭,大殿空荡荡的没有一丝声音,所有的宫女太监都没有了踪影,只有殿内瑞脑兽中的龙涎香缭缭而上,明黄色的帷幔在偶尔吹进来的风中浮动,带来一点阴气,也让这大殿显得冷清。

冷清是必须的,因为宫门外围了千军万马,对于要被攻破的皇宫,要被生擒的帝王,谁还会留下来伺候,凭淙元帝的人品,是没有人愿意的。

不过这冷清中显然还有一点微弱的动静,因为这里确实还有一个人,九五之尊——景惜华。 那人一袭用金丝线绣着金龙的银白色衣袍,懒慵的倚在榻边的桌子上,身前是一个酒壶以及一只琉璃酒杯,作为一个皇帝,他此时被抛弃的境地真的是让人嘘吁,毕竟曾经生活奢华萎靡的淙元帝哪里会有这样委屈自己的时候?奇怪的是,明明外面兵临城下,他却不见一丝慌乱,就连先前吵吵闹闹跑了的宫女太监他也破天荒的没有怪罪,就静静的唇角微勾,看着他们慌忙逃窜。

此时的他,微微低垂着眸,手指把玩着桌上的酒杯,等待着外面来人对他的处置,他神色淡漠,微勾的唇角似笑非笑,听到走近的脚步声,笑意更是扩大,他这般模样,根本不像一个亡国之君应有的心态,而这等待审判的样子,也没有亡国之君的颓然,反而依旧尊严高贵。

外面有人出声道:“主子,他在里面。

”门外走来的身影站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只紧紧盯着关闭的殿门。 抬眸看了一眼那个熟悉的挺拔的影子,景惜华轻笑一声,清灵的声音传出殿外:“怎么,都这个时候了,楠妃不敢进来?”他说着,端起桌上的酒杯,往殷红的唇瓣送去,那酒杯是透明的,里面的液体却是红得像某种液体一般,散发着让人沉醉的气息。 听到“楠妃”两个字眼神一冷,陌庭楠推开殿门,看到这个妖艳萎靡的场景不禁一怔,然后想到了什么,猛的抬起手中虽发动了一场叛乱却丝毫没有沾染上血迹的长剑,直直的朝对方凌空刺来。

景惜华没有躲,甚至似笑非笑的神色也未变,任由那把剑冲着自己而来。

“砰——咔擦。 ”一声撞击声过后,琉璃杯掉在地板上摔碎的清脆声响彻大殿,震动每一个人的心,那把剑打落酒杯之后掉在景惜华身后不远处。 四分五裂的琉璃碎片中,殷红的液体泼了一地,闪着点点亮光。

景惜华垂眸看着那一地的凌乱,轻笑出声:“呵呵,楠妃这是什么意思,要杀朕直接动手便是。

”陌庭楠似乎松了一口气,只是他闻言冷笑道:“景惜华,你欠我这么多,你居然有胆子自杀?”只是口渴了打算喝杯红酒解解渴的景惜华:“……”想到某个原因,景惜华眨了眨眼,挑眉道:“你以为朕喝的是鹤顶红,所以,楠妃你是舍不得朕死了?”看到他的表情,陌庭楠恍惚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一直听到的一口一个的“楠妃”,陌庭楠眉头一皱:“闭嘴,我是陌庭楠,是男子,不是你的妃,而且,景惜华,你已经不是皇帝了。 ”“可惜,”景惜华微微弯腰,白皙的手臂支在下颚,语气颇为漫不经心,“全天下都知道,楠妃你是朕唯一的妃。

”他强调的是唯一。

话说,穿着一身铠甲的楠妃真好看,更迷人了。

嗯,他的眼光真好。

陌庭楠好看的眉头一皱,语气讽刺道:“景惜华,你真恶心。 ”“唔,是呀,”景惜华笑了,毫不在意,“楠妃你这么骂过朕许多次,朕知道,不过朕从来不在意名声,朕知道自己在天下人眼中是什么样的?”他的眼睛看着陌庭楠,缓缓的直起身子:“可朕毫不在意,朕怎么样生活,还不用他们来管,再者,楠妃,朕说过,喜欢你,也不怕天下人说朕是断袖,是龙阳之好,或者变态,所以,你的一个‘恶心’,真的不算什么。 ”陌庭楠沉默了一下,走上前:“你就是个疯子,你看看,你的自以为是就是这么一个结果,到头来所有的人都不站在你这边。 ”是啊,他不用杀人,所以剑上滴血未沾,军队所到之处,军民全部夹道欢迎,就轻而易举的到了这里。

“是么?”景惜华低喃,最后摇摇头没有去想,接着起身,轻轻撩了撩衣摆,“所有人都背叛又怎样,朕要的都得到过,皇位,天下,还有,你。

”他的声音温温软软,好听得让人耳朵都痒了,可里面的情绪淡漠无情,似乎有一丝压抑。

陌庭楠突然发现,他起身高比自己矮了一点,不过也没有多想,平时霸气威严的他,此时清冷华贵,即便已经国破,也不会在意一下。 他说他要的皇位、天下,不知为何听起来还不如要他要真实一些?陌庭楠想到某些事,某些人,语气冷漠:“既然想要,又不用心守护,你配拥有吗?”景惜华斜睨他一眼,丹凤眼微挑,端的是无限风情,不知是否故意忽略他指的内容,笑问:“楠妃的意思是,如果朕用心守护,你也会喜欢朕?”“可是,”他苦恼的看着他,“朕真的不知道还要怎样对楠妃好,你才会满意?”“你……”陌庭楠一噎,语气冷漠的强调,“不会,我不会喜欢你,哪里会满意?不过,你不必做什么了,这个江山,以后由我来守护。 ”看着他眼中隐隐露出的怨恨,景惜华终于识趣的收敛了漫不经心的神色,淡淡吐出一个字:“好。

”好?看着他冷淡平静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感情,陌庭楠袖中的手一紧,最后转身背着他:“明天我就昭告天下登基为帝,你是自己退位,还是我来?”“楠妃,你还是不了解朕。 ”景惜华叹息一声,走到自己先前坐的地方,从身后的枕头下把玉玺拿出来递在他面前,与此同时,还有一把匕首。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