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一品嫡妃轩辕珩,杜云烟 情绪管理的方法

来源:本站2019-07-0336 次

重生之一品嫡妃轩辕珩,杜云烟 情绪管理的方法

《重生之一品嫡妃》主角轩辕珩,杜云烟,是夕羽落最新完结的重生小说,轩辕珩,杜云烟小说讲述了上一世,她倾尽所有帮他定了江山,却换来他和庶妹的联合迫害,她惨死宫中。 这一世,她重生归来,欲将欺她、辱她、负她之人斩于刀下。

只是,那个不良与行的现任夫君,本应该是她登高的垫脚石,可为何看她的眼神总是那么深情?为此,她收收包袱,准备逃之夭夭。 某王爷:“爱妃既然眼瞎,为何跑得这么快?”杜云烟:“可能王爷不良于行,所以才会觉得妾身步伐稍快了些。 ”某王爷眉稍一挑,将她掀翻:“那不如爱妃...精彩章节回到王府后,杜云烟身边的侍卫即可去与王爷禀报杜府所发生的一切。

“哦?你是说她刚一回府,就给杜府惹出这许多事来吗?”白墙青瓦内,小亭上的雕花意态峭峻,池水被晚风吹得荡漾开来,一个手持书籍的男子满脸不屑地说着什么。

只见他一身大红色的锦袍,眉峰如两柄直刀微微向上挑起,一双薄唇淡无血色,膝上还盖了一张白狐皮袄,好似畏寒一般。

“属下不敢议论王妃。 ”轩辕珩嗤笑一声,说道:“大概是平日里欺负受的多了,如今翻过身来,自然也要依仗着身份欺负回去,罢了,只要她不来烦我,这王府的名义借给她也无妨。 ”“那王爷您的意思是?”轩辕珩将手中书籍随手放在桌上,靠在椅上伸了个懒腰,笑道:“那杜陵可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他们父女俩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你们不必强行插手,只要保证这个王妃的安全即可,另外,给我好好探查一番她的眼疾是否属实。

”“是!”……新婚闺阁的红幔还未摘去,那位王爷今日也全然没有来共寝圆房的意思,杜云烟轻轻敲着做工精良的梳妆台案,听着声如珰玉回响。

之前一直为她秘密准备药浴的翠竹也作为陪嫁丫鬟一同来到王府,不过近日一直跟着王府嬷嬷修习规矩,因此未能跟杜云烟一同回杜府。

“王爷的内宅有肖氏和崔氏两位侍妾,为人如何我还不清楚,听说王爷对她们都是多有宠爱,小姐你如今虽说贵为王妃,但跟这两位还是走动走动为好。 ”翠竹看着杜云烟明亮如宝石的眼眸,满脸雀跃得说着打听来的情报。

杜云烟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但全府上下都知道,王爷有位十分喜爱的女子,不过身世却不甚详焉,听人说王爷在一次醉酒曾唤过一声乔姑娘。

”“据说一年前王爷身受重伤,一蹶不振,但乔姑娘却一直对他悉心照料直至王爷回京,之后王爷虽说性情大变但对乔姑娘却仍是一往情深。

”翠竹这般年纪的小姑娘最爱听这种话本,尤其是男女主情投意合又郎才女貌的戏码,一说起这个乔姑娘就开始滔滔不绝,直到注意到杜云烟有些黯淡的目光后才自觉失言,小心翼翼看了看自家小姐的表情。

杜云烟倒没有太在意,毕竟三王爷有心爱之人的事可谓是满城皆知,就连杜府的孙嬷嬷都拿这事讥讽她,倒是这内府的两位侍妾有些蹊跷。 三王爷不像是如此孟浪之人,想到那人冷冽的眼眸和那日出浴时的情景,杜云烟有些怔愣。

罢了……这王府不过是栖身之所,只要她不主动去招惹,轩辕珩应不会拿她怎样。

“翠竹。

”杜云烟轻声道。

“啊?小姐,怎么了?”翠竹还沉浸在说错话的忐忑不安中,闻言不由愣了一下。

杜云烟叹了口气,翠竹她是信得过的,虽说两人是主仆,但杜云烟早已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妹妹来看待,前世若不是她冒死也要带着自己逃离杜家,想必也能好好活着吧。

这一世,说什么也要保护好翠竹,还有乳娘!不过这小丫头办事虽然麻利,不过心性还是差了一些,得打磨打磨才行。 想到此处,她伸手一戳翠竹的额头,翠竹吃痛正要说些什么,只见杜云烟又拿出一张药方。 “小姐的眼睛不是已经医好了吗?”杜云烟眨了眨眼睛,笑道:“谁说的,我的眼睛可没完全好哦。 就算好了,目前也得瞒着。 ”“咦?可咱们如今已不在家里了呀,告诉王爷也不行吗?”“不行!”杜云烟斩钉截铁道。 翠竹如小鸡啄米般连番点头,她也不再细问,将药方叠成手帕状仔细收好,问道:“那这次还要偷偷去抓药不被发现吗?”杜云烟揉了揉她的头,笑道:“这王府可不比杜府,要瞒住这些人想必没那么简单了,这药是给人用的,你正大光明去药铺买就好。 ”一日清晨,杜云烟带着翠竹,再次向轩辕珩请示回了杜府。

自从那日中毒风波后,杜妙柔全身爆起红疹,如今数日过去却始终不见好转,即便有那白色粉末为引,请来的大夫踏破了杜府的门槛却也都束手无策。 下人们将二人接引到杜妙柔的阁房处,只见满目愁容的柳月荷站在门外不停踱步走着。

清晨天寒,杜云烟扯了扯斗篷,微微屈膝,恭敬道:“母亲安好。

”柳月荷微微错愕,又恶狠狠地瞪了领二人前来的下人一眼,不耐烦道:“你来做什么?”杜云烟笑语盈盈,伸手亮了亮手里的香味浓郁的药包,说道:“听闻妹妹身子还未好转,我便带了些药来,望母亲能给妹妹服下。

”柳月荷腹诽了一下,面上却不动声色,柔儿所中之毒请了不少大夫来看都没有好转,即便她这个不懂医术之人都能看得出严重来,杜云烟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能拿出什么神丹妙药来,更何况她与此事还有关联,说不定是来落井下石的。

但杜云烟如今毕竟是王妃,今日有外人在场,不好直接驳了这份面子,柳月荷一伸手,“拿来吧。

”杜云烟却摇了摇头,“我得亲自等到二妹服下才行。 ”柳月荷面色一沉,往杜云烟贴了几步,轻声喝道:“别不识好歹!就连太医院的大夫都没办法,我们妙柔虽然病急,但也不投你这医。

”杜云烟却忽然说道:“我娘曾教过我医术。

”柳月荷听到杜云烟突然提到她娘,心里一惊,不由想起了当年自己身为丫鬟与夫人一同来到杜府,那出神入化的医术她可是亲眼见到过的,虽说心里还是信不过这丫头,但一想到柔儿的惨状,柳月荷不免有些动摇。

谁能想到这毒竟然如此棘手,杜妙柔如今这模样,别说嫁给皇子,便是普通的农户都要想上半天,三房那两个贱人,当真该死!还有这个杜云烟,要不是那日她非让妙柔去,怎会有今日这些事发生!杜云烟忽地抹了抹眼睛,泫然欲泣道,“二妹也是无辜受到牵连,此事也怪我这个做姐姐的不够细心。 母亲放心,若是二妹服了药后没有好转,云烟甘愿受罚,任凭母亲发落!”。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