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过会了?但剧本也换了呀!

来源:本站2019-07-01165 次

科创板过会了?但剧本也换了呀!

科创板过会了?但剧本也换了呀!  作者:凯文、陈畅  来源:科创远川汇  6月5日,第一批科创板企业以100%的通过率结束了第一次过会审核,整个投资界都欢欣鼓舞,有的风投人士甚至开始在朋友圈庆祝科创第一股的诞生。 但是,第一批过会就等于科创第一股吗?  这回,可不一样。

  01  此会非彼会  曾经的过会,确实是稳稳的走向人生巅峰。

  毕竟过会离成功上市就八九不离十了,改善生活的减持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但问题是,那是审核制下的过会,过的是证监会下的发审委。   而如今过的,却是上交所下的上市委。

  所以这次过会不是你们想的这样啊!  这不是一个部门啊!朋友们,职能也不一样啊!!!  发审委,是真正一言九鼎的存在,无论申请上市的公司也好,递交材料的中介机构也好,在这里,只有战战兢兢。   毕竟,会上的问题若是答不上来,自己的财务自由之路也就被断了。   而一旦被否,6个月的Gap期+一年半的平均排队时长+突发性IPO暂停=过会一眼望不到头。   基本上就要和梦想中的人生巅峰说拜拜了。   当然,发审委也不是要跟你为难,毕竟审核制下,你上市了可是要对外吹自己过了发审委这一关的。

  不仔细跟你唠唠嗑,问几个问题看看你心里有没有鬼咋行。

  历史上,发审委严起来自己都有点害怕。   17届发审委,号称最严发审委,55%的过会率让无数中介机构为之胆寒。

  2018年一开年,该届发审委就祭出“上七否六”的大招,当天恰逢1月23日,股民们可以用“123惨案”戏谑而过,但对那些翘首上市的董秘而言,伤很深,意难平。

  当晚被否的康宁医院董秘跌跌撞撞离开富凯大厦后,在北京金融街奥斯汀酒店深夜买醉,他的微信朋友圈深沉而悲伤的写到:  五道题回答的堪称完美,还没宣布结果前我们甚至已经开始庆祝,但是被叫进去听到没通过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到现在还以为在做梦。

  上市诱惑如此之大,审核信息又未完全公开披露,这就给了寻求上市的公司进行暗箱操作的动机。   2016年11月,原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被指控收受了693万向9家上市公司提供IPO帮助,其中就包括今年来最强的散户粉碎机乐视网。

在李量认罪后,乐视网7名上市委员中已有两人被调查。

  所以“考官”,真的不好当。

  而上市委不再执着于考官的角色。   相比之前不行,不好,不够格的劝退三连。

  上市委则是重点看看之前的问询是否有遗漏、回复是否充分、审核机构初步意见是否合理,信息披露文件对市场做判断有没有帮助。   总的来说,不再是一味求“严”,去doublekill,triplekill,而是给投资者提供更加清晰的投资判断。   而为了能让发行人说的详细点,连上会问询什么问题,都是提前三个工作日交给发行人让其提前准备,可以说是一片苦心了。

  所以这种情况下,发行人要还能被问的哑口无言,过会失败,我只能说:  因为并不肩负着做判断的责任,而是一个信息披露的中间环节,所以上市委更加透明清晰。   整个问询过程全程录像,问题也会形成纪要向大众公布,在这一次上会中,甚至带着记者走进了会议现场。 毕竟既然要披露,就要彻底一点。   02  终点变中点  审核制下的过会,更像一考定终身。 经过多年奋战,“考官”严格把关下好不容易上了会,压抑太久的上市公司迫不及待放飞自我,结果自由过了头,只能栽跟头,还压倒了一片韭菜丛。

  注册制下的过会,却只能算长征中打了一个关键胜仗,距离真正的上市,还有一段路程需要跋涉。   上市委员会审议通过后,证监会还在流程上把着最后一道关:上市注册的批文发放。

  即使在注册环节,证监会依旧可以要求上交所进一步问询发行人,或者直接打回去补充审核。

  补充审核的意思就是,不但要再被问询,而且还要重新上会,流程重新再来一遍,  所以,你大爷依旧是你大爷。   03  考官是市场  过了交易所,又过了证监会,科创板真正的考官才正式登场。

  过去,过了发审委以后,大部分发行人都快快乐乐的拿着批文以23倍的指导价去市场上发行了。

  但是,科创板股票将会从指导定价全面转向市场询价。

就是说,你卖多高的价钱,都得问问投资人答不答应。

  如果股票价格卖不起来,市值也就跟着上不来,那就会带来一个新的问题:  科创板的上市标准虽然不再对盈利做硬性要求,但是对市值却做出了要求,五套标准的市值要求一套比一套高。   第一轮过会企业中,微芯生物、安集科技均选择标准一,而天准科技选择标准三,这意味着前两位询价时,至少要到10亿估值,而选择了标准三的天准科技,则更是要求达到20亿的市值门槛。

  如果询价过程中达不到预计市值目标,企业也无法登陆科创板。   就是说,即使老师钦点了你来当班干部,你也得要同学们支持才行。   当然,也有人担心,报价的投资机构会和中介机构、发行人一起报高价,最后靠在二级市场爆炒中甩给韭菜们接盘。

  毕竟以前很多投资者看到新股就闷头买买买,把价格拉的虚高,然后就交给后面的投资者,把炒新玩成了传统。 炒到最后谁赚钱我已然搞不清,但是发行人是真的开心。   对于这点,科创板可以说是设计精巧。

设计了一套爸爸的爸爸都叫好的机制:  对于中介机构,不能参与报价,而且还要拿钱跟投,2年后才能出售。   对于询价投资机构,自律委员会站出来,表示要摇号随机抽中10%的账号锁定6个月,堪称打新股版本的俄罗斯转盘。   很显然如果发行价虚高,最终只有发行人获益,而中介和询价投资者都会有损失。

在这种机制下,投资者们只能回过头来仔细研究:这公司到底值多少钱。   只有这一刻,一个公司的真正考官,才回到了它本来的位置。

(文章来源:科创远川汇)。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