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从前,依依徊梅影(散文)

来源:本站2019-06-29182 次

【流年】从前,依依徊梅影(散文)

  一  宫粉梅,插在盛水的花瓶里。 梅花和花瓶安置在书案一角。   她是我从花农的铁剪下救回家的。 梅枝像一个小写英文字母“r”,也像一个可爱的弹弓把,瘦干,挺秀。 向右斜刺而出的枝茎上,散开着三朵小花,粉蕊点点。 垂直而上的主枝,簇生着密匝匝的花蕾,芳苞初绽,似开非开,一副小姑娘的娇羞模样。

  俯仰之间,我的老花镜便印满了梅影,一点点散香,一点点轻愁。

  独坐其间,案角有春光,小阁楼也流溢着草木香息。

    二  情不知而起,却一往何深?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

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 江边潮已平。

  “君”与“妾”两情相悦,却无缘牵手,执手相看,相拥泣别。

  转身即天涯。

一江春水,噙住一辈子的离痛和挥之不去的相思。 两山侍立,依依江岸,兰舟催发。 一首《相思令吴山青》,连声切响,声声增情,字字盈泪,定格了一段“罗带同心结未成”的旷世之恋。

  她,一个洁若梅的女子,鲜活在流美清新的诗中,从未稍离。   一首《长相思》,翩翩儿郎,争忍有离情,自解相思味。   一个“澶渊之盟”,折断了一腔报国志,绝意仕途。   他,就是浙江大里黄贤村人,北宋隐士林逋,和靖先生。 他才艺满腹,少孤力学,通晓经史,尤擅诗画,不趋荣利。

他性洁心傲,壮漫游江淮,阅尽世事,心花燃尽,余情空茫。

    三  王弗亡故,坡仙痴情,历三年种下了三万棵雪松!  情人生别,林逋痴情,寄情自然,倾尽后半生,栽梅成林,侍种了三百六十多株梅,使孤山成为世外梅屿,蜚声江淮间。

可以赏花,结了梅子又可以卖钱,每卖一株梅树的果子,可够一日的花费……《孤山旧志》详载,可见您生计清苦,独不见优柔与寡欢。   拓荒,种梅,驯鹤,吟诗,作画……  一箪食,一瓢羹,一间草芦,一盏清灯,自给自足,清趣自在。   春水涨春湖,孤山游人如织。 他稳坐草芦,赋梅自娱,或偶做渔樵,泛舟湖上。   水面初平,云脚低。

最是一年春好处。

  空蒙的山色、潋滟的水光、颤袅的云烟、如衣的苍苔、如勾的新月、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子……一次次泛舟,一程程叩寺,一回回望月,你在青山绿水中,情相宜,意相称,一片天心寄孤岛。 逢有佳客来,书童纵鹤入云。

江天一色间,鹤唳声透十里外。 你即放棹返舟,翩然而归。

依依柳岸边,必有旧客喜重逢。   梅尧臣来了。

一双挚友围炉对坐,夜谈畅饮。 他(圣俞)编次《和靖先生诗集》,并为之作序。

  范仲淹来了。 一对贵友,畅游孤山,浅酌低唱。 范文正公以“风格固若厚,文章到老醇。

”赞其诗境。

  智圆和尚也来了。 僧逸对坐,清饮善茗,茶禅一味,冥思尘缘。

  诗宴,琴会,煮茶,斟酒,梅妻鹤子,化苦吟为合欢。

  种梅,侍梅,卖梅,鸟语,花香,以相思全素节。   您一生低首拜梅花,安享着“鸟语在前,花香在后”的盛景和梅妻鹤子的相知,结庐孤山,埋骨西湖,自我成就了安恬清逸的人生。   真宗慕才,赐粟帛,诏长吏岁时劳问。

仁宗嗟悼,赐谥“和靖先生”。   孤山是和靖先生的无字丰碑,也是历代文人钦羡的人间蓬莱。     四  从前,依依徊梅影。 百年后,花事正盛,白鹤已渺,仙踪何在?孤山东北坡,幷侍着“放鹤亭”和“林和靖先生墓”。

  “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亦萧疏。

”青山,草芦,修竹,萧坟。 您在,在出尘离染的墓志铭里。

一方端砚,一支玉簪。 您在,在敝帚自珍的随葬物中。   “水青石出鱼可数,人去山空鹤不归。

”您在,在自然清寂的诗联中。

  “山外斜阳湖外雪,窗前流水枕前书”。 您在,在墨雅犹香的书卷里。

  咏梅佳作,每每一挥而就,随写随弃。 您的《山园小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临水花姿,月下梅魂,独领风情,压尽古今无诗才(南宋王十朋)。

从此,“疏影”、“暗香”成了梅花的代名词。

幽独、淡泊的梅品已渗入先生的骨血,化为精神脉流和人格魅力。   与梅比邻,以梅传情,诗写梅魂,修心,安己,传接生命的清气,是和靖先生的志节,也是一代代红尘骚客的素愿。

  姗姗来迟的坡仙,无缘于孤山之雅乐,他便以诗赞和:先生可是绝伦人,神清骨冷无尘俗。 他勤于民生,筑起一条长虹卧波的苏堤,与孤山、草绿裙腰一道斜(白居易)的白堤平分人文景胜。

    五  立春时节,莺初解语,杨柳依依,大地群动而息!孤山,碧波环绕,海拔不高,仅三十八米,孤侍于西湖西岸。 上断桥,穿白堤,跨西陵桥头,过文香墨染的西泠印社,我们直上孤山行。

  印社崖壁的石刻、石窟,打坐的雕像,直而高的华严经塔,陈列东汉时期石碑文物的汉三老石室,五百岁的榕树,百年老店“楼外楼”……或天然,或人文,眼花缭乱的景致,远不是我辈痴念的孤山之心。

  梅,一树独先天下春。

孤山之上,亭台楼阁,花径蜿蜒,植被环合,花木丰茂,幽微寒香。 老干新枝上,娇红点点。 她们是一瓣瓣携着生命的音符,飞扬,飞扬。

凝眸处,颠倒红英间绿苔,绿竹摇曳,暗香浮动。

  不效陶渊明情非得已的“隐”,不学诸葛亮为隐而隐的“仕”,一袭青衣,沐一湖春风,浴一山梅影。

  栖身孤山,不娶不仕,去世俗、去情欲、去伪饰的大隐,乃是大隐隐于心的情隐。 恍神间,与一千多年前的先生神会,宁静安然。

  一半无青,另一半青青,深情如许。

徐霞客说,人与梅花一样清。   先生不孤,孤山不孤,我又何孤?  我的案角,有一枝梅,散沁幽香。

  天涯岁暮,不妄称读书人,也不痴想朝颜如梅,只愿借一缕花魂,清居红尘,和靖自守。 共2072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情不知而起,却一往情深。 作家的生命和艺术的最佳契合,都是将有限的内在的精神品性,升华为永恒的艺术之美。

《荦确坡头路》中的坡仙苏轼是这样的艺术家。 本篇《从前,依依徊梅影》,作者的一往情深又献给了与苏轼同时代的北宋著名词人林逋。

同样,林逋也是这样的艺术家。 这是一篇知己性的人物简评。

林逋是北宋初年著名的隐士,先生独居杭州西湖边的孤山,二十年不入城市,种梅养鹤,终身未娶,人称“梅妻鹤子”。

其咏梅诗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联,写出了先生孤高自许的情怀,最为世所称道。

因此,在人们心目中,这位清心寡欲、几乎不食人间烟火的“和靖先生”,貌似是与爱情无缘。

其实不然。 先生的词作《长相思吴山青》,便道出了先生关怀人间情爱的款款心曲,展示了先生内心世界的另一面。

作者以从花农的铁剪下救回家的一支宫粉梅为题起兴,展开联想,款款深情向我们一一道来林逋先生奇特的隐居生活和一身傲骨的恬淡心境。 散文诗意,思维宽阔,纵横捭阖;人文丰富,情感真挚。

佳作。

流年荐阅。

【编辑:一海明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04140004】。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