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R.A Hudson语言结构的论述

来源:本站2019-06-14141 次

浅谈R.A Hudson语言结构的论述

论文导读:的一部分都有争议。 如果语言模块结果只是一个“语法模块”,这会让语言学能力的概念留在哪呢?争论中大量的不确定性,使得对语言学能力难以严肃地给出一个狭窄的定义。

  第三,一些语言学项目除了社会功能外没有其他功能。 明显的例子是问候,告别,礼貌信号(对不起,请,谢谢),欢呼(加油!)和祝酒(祝您身体健康!)一个单词是将形式和【摘要】社会语言学的定义仍受争议,一些学者联系社会因素的作用研究语言的变异;另一些学者则认为,是语言的社会学,使用语言学的材料来描写和解释社会行为。 Hudson认为,语言有社会功能,通过对语言结构的分析引出此法语法的概念。 旨在描述其语法结构和各学派关于社会语言学的观点。

  【关键词】语言结构社会语言学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语言学家一直忙于建立关于语言内部如何组织的理论——句法理论、语义理论、音系理论和形态理论。 大多数理论假设只包含音系、形态、句法、语义的“语言”和遗留在语言之外的社会语言学的大部分数据的其他事物之间存在明显的区别。 根据人们广泛接受的语言学观点,一门语言是用各种复杂策略将词语、声音和意思相互联系的独立系统。   社会语言学的力量是存在于具体事实中的稳定基础,关于特定社区的语言使用,语言学变体的数量,等等。

这种具体性不仅是社会语言学的主要诉求之一,同时也是它的一个严重缺点,因为我们迫切地需要一种一般性概念框架整合事实,得出理性认识。 我们已经提到关于特殊领域的大量次元理论,也得到了下面证据的支持:(1)语言变化的“谱系”理论和“波浪”理论;(2)语言的变体模式和语项模式;(3)思维的“经典”理论和“原型”理论;(4)关于语言和思维的萨丕尔-沃尔夫假说;(5)交流的“面子”理论;(6)语言学选择的“适应”“网络”和“身份行为”理论。

  语言有社会功能,即使这个结论从每天的经验脱离我们,通过社会语言学中的调查已经确切证明了。 但这对我们关于语言结构的想法没有任何区别?一个广泛接受的答案是——它没有。

理论语言学家大部分已经决定社会语言学家和他的主题,语言的社会结构对他们没有任何关联。 他们对吗?接下来将证明他们是错的。   一、语言孤立的历史  为什么如此多的语言学家理所当然地认为语言的社会功能和它的内部工作是不相关的?这是一个关于语言学家历史的理由,其留下了比我们从中分享多得多的空间,但是在一个层面,答案是现代语言学家已经从至少实际上前些年智慧的祖先那继承了这个假设,而且他们关于语言结构理论化基础作为更多称之为“结构主义”想法的一部分(Lepschy,1992)。

  逻辑又一次出现理由:语言确实是一个其结构中一些语言学项目和其他另一些语言学项目联系,但我们不能从这得出结论:这些内部联系是语言的全部。 这个假想几乎不承认作为一个值得讨论的题目,而且被教科书广泛复制,告诉学生一个词是一个带有两部分(声音和作用)或三部分(声音、作用和语法分类)的标记,但不提及任何社会功能。

  二、反对语言孤立的证据  与这个智慧的背景相反,语言学家认为社会功能和语言结构无关是理所当然的,一点都不惊讶。 为什么这个假设是错的?我们来考虑一个特殊的例子:单词sidewalk。 许多说英语的人知道关于这个词至少四个事实:(1)它的发音是/saidw:k/;(2)它指的是和英国pavement同样的事物,即路边的人行道;(3)它是一个普通名词;(4)它是美国人而非英国人使用的。

  这些事实形成了关于sidewalk的一个小的关系网,把它和其他概念联系:它的发音,我们称之为“pavement”的概念,“名词”概念,“美国人”概念。

如果事实(1)到(3)属于语言学能力(语言知识),那么事实(4)为什么不应该也属于呢?它应该属于的理由如下:  第一,如果语言学能力只是由我们所知道的语言项目定义,那么事实(4)明显应该属于。 为了排除它让定义更复杂是可能的,但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呢?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所以不能回答任何理由。   第二,语言和剩下知识间不存在任何已经被确定证据支持的界限,而且所有的都是争论主体语言结构的论述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提供,助您写好论文.。 音系学(语言学)和语音学(非语言学)之间,语义学(语言学)和百科全书的知识间(非语言学的)确实有界限。 甚至关于语言是否是假设的唯一的“语言模块”的一部分都有争议。

如果语言模块结果只是一个“语法模块”,这会让语言学能力的概念留在哪呢?争论中大量的不确定性,使得对语言学能力难以严肃地给出一个狭窄的定义。

  第三,一些语言学项目除了社会功能外没有其他功能。

明显的例子是问候,告别,礼貌信号(对不起,请,谢谢),欢呼(加油!)和祝酒(祝您身体健康!)一个单词是将形式和作用或功能结合的标记的非常基本的想法一定依赖于任何单词至少有一些功能作为它的语言学定义的一部分。

  第四,大多数语言的社会功能包含说话者的事实——关于说话者属于的某个社会类型(如sidewalk&pavement),关于和称呼人(John&)联系的说话者的团结和/或权力,等等。 这些事实是和“说话者”联系关注的项目联系。

但这个联系并不限制于社会功能:它也包含在意思是“指示的”词的定义中,即基于说话的即刻情景。

明显的例子是词Me,很容易定义成指向说话者,如下图(X指指称人)。

一个词的定义在语言之内还是之外(跨过界限的不确定性的一个好例子)是有争议的事情,但如果在语言之内,“说话者”联系一定要在语言之内当它是Me定义中的一部分的时候——所以当它是事实(4)一部分的时候为什么不也是呢?  三、对于语言结构理论的言外之意  关于语言结构的理论的社会语言学家发现并不简单是中立的,与任何和每一个理论兼容的一种随意附加物。

各语言学流派也有着自己的观点:  1.生成音系学和转换语法  Labov早期的工作使用后来流行的生成语系的理论来表达音系的变项。

假设每一个变项符合一个规则(一个变项规则),这个规则删除或转变某个音系部分,而且(不像标准规则)拥有根据语境、说话者等变化应用的可能性。 变项规则存在各种缺点(特别是其他语言学家普遍放弃的生成音系和构造特殊转换),而且“在语音变异分析的目前工作中,作为语言学理论一部分的变项规则已经被悄悄遗弃了”(Fasold1990:256)。 2.原则参数理论  一些人已经试图将乔姆斯基在20世纪80年底提出的理论应用于社会语言学数据。 这个策略最著名的的呼吁者是K全文地址:http:///gdwxlw/上一论文:下一论文:没有了论文写作技巧。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