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稿·汪廷珍传》原文及翻译

来源:本站2019-09-06152 次

《清史稿·汪廷珍传》原文及翻译

清史稿原文:汪廷珍,字瑟庵,江苏山阳人。 少孤,母程抚之成立。 家中落,岁凶,粥或不给,不令人知。 母曰:“吾非耻贫,耻言贫,疑有求于人也。 ”力学,困诸生十年,始举于乡。 成乾隆五十四年一甲二名进士,授编修。

嘉庆元年,直上书房。

母忧归,服阕,补原官。

廷珍学有根底,初为祭酒,以师道自居,教学者立言以义法,力戒摹拟剽窃之习。 及官学政,为学约五则以训士:曰辨涂,曰端本,曰敬业,曰裁伪,曰自立。 与士语,谆谆如父兄之于子弟。

嘉庆十六年,授礼部侍郎。

复直上书房,侍宣宗学。

道光三年,宣宗释奠文庙礼成,诏曰:“礼部尚书汪廷珍,蒙皇考简用上书房师傅与朕朝夕讲论非法不道使朕通经义辨邪正,受益良多。 朕亲政后,畀以尚书之任,尽心厥职,于师道、臣道可谓兼备。

加太子太保。

子报原,以员外郎即补用,示崇儒重道之意。 ”四年,南河高堰溃决阻运,上以廷珍生长淮、扬,命偕尚书文孚往勘,劾河督张文浩、总督孙玉庭,谴黜有差。 疏筹修濬事宜,交河督办理。

七年,卒,上震悼,优诏赐恤,赠太子太师,入祀贤良祠,命大阿哥赐奠,赐银千两治丧,谥文端。

江苏请祀乡贤,特诏允之。 廷珍风裁严峻,立朝无所亲附。 出入内廷,同僚见之,莫不肃然。

大学士阮元服其多闻渊博,劝著书,廷珍曰:“六经之奥,昔人先我言之,便何以长语相溷?读书所以析义,要归于中有所主而已。 ”服用朴俭,或讥之,笑曰:“大丈夫不以曲学阿世为耻,而徒畏鲰生之讥乎?”后进以文谒,言不宗道,曰:“斯人华而不实,何以立朝?异日恐丧所守。 ”后皆如所言,人服其精鉴。

(节选自《清史稿》,有删改)译文:汪廷珍,字瑟庵,江苏山阳人。

年幼丧父,母亲程氏将其抚养成人。

后来家道中落,碰上灾年,家里有时连粥都吃不上。

他母亲却不让人知道这件事。 他母亲说:“我并不以贫穷为耻,但是对人说自己贫穷是可耻的。 那会让别人怀疑我们有求于别人。 ”汪廷珍刻苦学习,但是用了十年时间才从秀才考中举人。 乾隆五十四年成为榜眼,被授予编修的职务。

嘉庆元年,入值上书房。

因为守母丧辞官归乡,守丧期满,又被补为原官。 汪廷珍学问颇有根基,刚当上国子监祭酒时,就以弘扬师道为己任,教导学生应以儒家义法为写文章的法则,力戒模拟剽窃的文风。

等到他担任学政时,制定了五条“学约”以训导士子:辨涂,端本,敬业,裁伪,自立。

和学子对话时诚恳耐心,好像父亲兄长对子弟一样。 嘉庆十六年,被授予礼部侍郎职务,再次入值上书房,侍奉后来的道光帝读书。 道光三年,皇帝参与祭祀孔子大典时下诏说:“礼部尚书汪廷珍蒙先皇选拔派为我的上书房师傅,和我朝夕相处讲论学问,不符合儒家义理的话不讲,使我通晓经义,辨别正邪,我收益颇多。

我亲政后,给他以礼部尚书的重任,汪廷珍尽心他的职务,师道、臣道兼备。 给他加太子太保衔,其子报原,以员外郎衔补用,以示尊崇儒道。 ”道光四年,南河高堰溃决阻碍了运河漕运。 皇帝因为汪廷珍生长在淮扬一带,命令他跟随尚书文孚前去勘察。

(他们)弹劾了河道总督张文浩、总督孙玉庭,谴责罢黜了犯错的官员。

上疏筹划疏浚河道事宜,交付河道总督办理。

道光七年逝世,皇帝震惊哀悼,下诏从优抚恤,加赠他太子太师,进入贤良祠享受祭祀。

命令大阿哥赐予祭奠,赐银千两治丧,赠谥号文端。 江苏士绅请求将之放入贤良祠祭祀。

皇帝特别下诏允许。 汪廷珍为人风格严厉,在朝廷中没有什么亲附于他的大臣。 出入内廷,同僚看到他,态度都很恭敬。

大学士阮元佩服他见识广博,劝他著书,汪廷珍说:“六经的精奥之处,前人都已经在我之前说过了,为什么还要用我这些多余的话来混杂其中?读书的目的在分析其中精义,重要的是将书中的精要内化于己,并自己有独立见解。 他的服饰和日常用度都非常俭省,有人讥笑他,他笑着回答说:“大丈夫不把歪曲学术投世人所好作为耻辱,却只担忧见识浅陋之人的讥笑吗?”有文坛后学带着文章拜见他,言论并不符合儒家正道,说:“这个人华而不实,如何在朝堂中立足?他日恐怕会丧失操守。

”日后果然都像他预料的那样,当时的人都叹服他的识人之明。

相关练习:。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