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三十六章 三个问题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9171 次

五百三十六章 三个问题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张居正居然直接称林延潮表字,而不是如日常那般称林延潮一声林中允,令林延潮未免有些受宠若惊。 以往在内阁办事时,二人算是上下级,张居正可没对自己这么和颜悦色过。

最后一次两个人还闹翻了,林延潮还记得自己将脱下官帽一刻,张居正的脸都成了猪肝色。

时过境迁,张居正这么招呼自己,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林延潮却是生了警觉,张居正若是当面斥自己一顿,反而还好,说明把事揭过了。

但张居正这样模棱两可的态度,令林延潮有点害怕。 于是林延潮毕恭毕敬地道:“是,下官见过中堂。 “张居正点点头,林延潮就躬身站在一边。

尽管林延潮脚旁就有矮凳,张居正是丝毫没让自己坐的意思,他也只能干站着。

张居正道:“,眼下正值多事之秋,朝廷用人之际,回来就好。 不过都这么晚了,为何不明日再来,你是先从别处赶来相府的?“张居正这么直接的问自己,就是问林延潮回京师后,是不是去了别处才赶来相府的。

若是林延潮先去了别处,再来见张居正。 张居正就会有想法,心底不舒服是肯定的。 由此林延潮不由佩服申时行多么善于揣测张居正的心思,就体现在这一丝一毫的细节上。 事实上林延潮还是去了申时行府上一趟,再来相府的,若是实说,肯定浪费了申时行一番心意,照样惹张居正不快。 若不实说,张居正若知道林延潮的行踪,那么对首辅撒谎的后果肯定更惨。

此乃考验林延潮临机应变了,不过林延潮来相府前,就在马车上想着一会如何应对张居正,预设重重方案。

至于这个问题答案,林延潮早就料到了,并打好腹稿了。 林延潮当下从容不迫地道:“回中堂的话,下官下午才刚到的通州。

“张居正听了微微点头,这点头的意思,大概就是算你识相吧。 接着张居正就十分关心地问道:“下午才刚到?那么还未去吏部报备吧。

你的归期我记得还有几日吧,实不必这么着急啊,先在家里处理几日私务,安顿好了,再去吏部报备也是不迟。 “林延潮与张居正打交道很久,这位大波ss的性子也是摸得差不多。

在无数人团灭的经验后,张居正什么时候会放什么技能,林延潮能做到大概心底有数。

咱们这位首辅最喜欢干得事就是动手挖坑,让人自己往下跳。

你敢答一句,我先在家歇息几天试试。 呵呵,不急着去吏部报备,林延潮一路紧赶慢赶回京,还不是怕被你抓住小辫子。 林延潮立即答道:“回中堂的话,私务岂能大于国事。 下官在老家接到圣旨后,不胜惶恐。 恐难以胜任,辜负圣上与相爷的期望。 下官知自己愚钝才薄,唯有勤这一字上可补拙,所以一路上不敢停歇,赶回京师,来相府上听中堂训示后,再去吏部报备,以求尽快上手,不敢有丝毫片刻之疏忽。 “哈哈,张居正抚着长须朗声一笑:“宗海,你若是愚钝,朝里就没有聪明人了。

“林延潮暗松了口气,心想要是自己方才答得不好,张居正可能就是一句,连日讲官这么重要的职务,你都敢怠慢,乘着你还没上岗,我直接换人就是。

顿了顿,张居正继续抚须道:“圣上冲龄践祚,正学治国为政之道。

宗海为日讲官,于启沃帝心上可有举措?“进门后,张居正问了林延潮三个问题,前两个问态度,这一个问能力和方法。

这一次他也就不挖坑,直接询问了。

林延潮早有预案:“天子英睿,闻一知十,将来必为一代明君。 下官侍奉天子,唯有竭尽所能,鞠躬尽瘁而已。

“张居正微微一晒,那表情分明就是说,你这套话就不必和我说了,赶快进入正题。 林延潮继续:“下官以为,吾等读书人,十有八九都失之笨拙,故当自安于拙,而以勤补之,以慎出之,不可弄巧卖智,不然所误更甚。

“听到这里,张居正微微点头。

林延潮继续道:“下官一身学问都从勤与恒二字得来,若是凡人能做到此二字,不愁学问而不成,天子英睿远胜凡愚,若能勤勉为学,持之以恒,尧舜无以加之。 “张居正听了微微笑着道:“世人都羡慕宗海你有过目不忘之能,你却道自己笨拙,学问从勤与恒得来,其言似伪。 我问你,勤与恒说来容易,从何得来?“张居正言语里这讥讽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林延潮却不为所动,正色地答道:“欲得勤与恒二字,当从不讥笑人,不晚起做起,如此可先去骄傲虚妄。 “听到林延潮这么说,张居正不说话,而是盯着林延潮看。 林延潮自是垂下头,不敢与张居正对视。

良久,张居正方缓缓地道:“宗海乃真儒臣。 ““中堂谬赞了,下官不敢当此称呼。

”林延潮就这么不平不淡地回答,得张居正这么肯定,林延潮心底是蛮高兴的,不过你不是说我其言似伪吗?我索性一路假给你看了。

张居正是何等人,林延潮这点小心思,自是瞒不过他。 不过张居正也不好说什么,林延潮对答如流,而且句句都能切中他的心意,当然除了最后一句。

于是张居正淡淡地道:“好了,夜深了,我也不留你了,记得今日你与我说的话,明日去吏部诠注候缺吧!”“是,中堂,下官告退。

”林延潮向张居正行礼后,后退几步,然后才转身离去。

被送出相府时。

林延潮站在台阶下,望着天边的月色,不由叹自己还是沉不住气,方才应对张居正,事情都搞定了,干嘛到最后,自己还是忍不住给了张居正一个软钉子。 还是太年轻了,太年轻了。 次日林延潮就去吏部诠注候缺。

这是省亲的待遇,要重新候缺,若是知府,知县那样的事务官。 你若是不在官几个月,吏部马上就派人把你顶掉了,只能回吏部重新候缺。 但林延潮这等宫坊官,却不会有此担心,只是过了几日,他就重新领了牙牌,告身。 (未完待续。

)...。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