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星】班华:中国心理教育独树一帜的研究者、中国中小学班级教育原理研究的先导者

来源:本站2019-07-03172 次

【每周一星】班华:中国心理教育独树一帜的研究者、中国中小学班级教育原理研究的先导者

长期关注心育与德育的研究者,都非常清楚班华先生在心理教育与班级教育学研究方面的拓荒者地位。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班先生是中国心理教育独树一帜的研究者,是中国中小学班级教育原理研究的先导。 在追忆其学术人生时,先生说:我也很清楚我的两方面研究是不容易受重视的。 一是心理教育方面研究。 心理学专业的人可能认为我又不是学心理学专业的,把筷子伸别人碗里干什么?从事教育研究的人则认为,你把自己的田种好就行了啊,干啥种别人的田?种了人家的田,荒了自己的地,何苦呢?二是班主任方面的研究,花的时间比较多,也是吃力不讨好的。

早些时,班主任研究论文不算成果,但花了不少时间。

对心理教育的研究。 若干年前,心育是个冷门,很少被关心。 班先生关注心育研究,理论上源于他在中师和高师对心理学课程学习的重视。 现实中源于给他触动的两件事。

有一年,他在某高校校园里看到一张关于开除一个学生的布告。 该生是班上学生干部,但有一次发现了他的箱子里装满了女性用品。

于是他被认为思想堕落、道德败坏,学校开除了他的学籍。

班先生说:我觉得把一个人的心理偏差当作道德堕落,很不妥当。 把心理问题当道德问题处理,对他来说是不公正的!对他的这个处分可能改变他一生的命运。

班先生说:这件事让我感到心理教育非常重要!还有一件事,也让先生记忆很深。

1985年在南京召开了全国教育研讨会,参会者有一位来自北京的刘秋梅老师。 她与班先生是老相识。

休会时她到先生家看望先生。

老友相见,随意聊天,她问了先生一个问题:“班老师,你说说:思想与心理有什么不同?”先生说,当时他只作了极简单的回答:心理活动是心理的,思想是心理活动的结果。

先生说:“当时我只能作这样的回答。 但至今我还感谢刘秋梅老师!因为这一问题致使我对心理教育问题不断地思考。 有时提出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先生说以上两个生活中的实例,开启了他对心理教育问题不断地思考、探索。

1989年7月,先生应山东师大之约,为山东省教师培训讲课,其中重要的一讲是《心育刍议》(见《德育师资培训资料》山师大教科所1989年10月编印)。

之后在盐城召开的江苏省教育学术会上先生也开设了这一讲座。

1991年和2001年,先生在《教育研究》先后发表了《心育刍议》和《心育再议》,阐明了心理教育与德智体美劳各育的关系。 2007年先生提出了心理教育宗旨:“优化心理机能,提升精神品质,促进人格和谐,服务人生幸福”。

在他的带领下,中国心理教育研究不断走向新的高潮。

他主编的《心育论》1994出版,获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一等奖,至今依然是心理教育研究的经典著作。

班先生主张的心理教育,是发展性的心理教育,是与价值引导相融合的,不同于西方立足于病态心理矫治的心理咨询。

他也不赞同把心理教育等同于心理学知识的传递。 班先生依据毛泽东关于体育的论述,依据王国维关于完全之人教育的论述,提出心理教育与其他各育的相互关系。

继《心育论》出版之后,先生主编了“心理与道德教育读本丛书”小学四班级至初中三年级共6本。

此外先生与陈家麟、郭亨杰共同主编了可作为教材用的心理教育,从小学至高中二年级,每个年级分上下册,另为小学、初中、高中分别编有教师用书各一册;为职业技校编有心理教育一册。

班先生对心理教育的探索没有停止过。 他提升课题试点学校的经验,提出了“整体融合型心理教育”。 班先生认为一切教育归根结底都是心理教育。 近年来,班先生在以往思考、研究的基础上,更明确地提出心理教育无比广阔,并于2017年发表了《心育天地,大有作为》一文(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2017年第36期),从不同角度阐释了心育大有作为。 即从心灵无比浩瀚,人人都有心理,心理潜能无限,各育相互渗透,享受“无龄感”生活,实现人的现代化,享受终身学习等各个角度看,以及从全球化视野等角度,论述了心理教育都是大有作为的。

每个人,不论其人种、民族、国籍、性别、年龄、职业、文化水平、健康状况,每个人都有心理,都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中的一员,都是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一份子;对其中的每个人都需要、都应当、都可能实施心理教育;心育大有作为!2018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高瞻远瞩提出要培养“有大爱大德大情怀的人”。

先生认为,这为我们在全球视野下的心理—道德教育指明了方向,鼓舞我们更好地从事心理-道德教育工作。

班级教育与班主任的研究。

当谈及为什么会关注倍受冷落的班主任工作时,班先生认为,班级教育是整个教育的基本组织形式,班主任是班级的主任教师。 班级教育是整个教育的细胞,教育中的基本矛盾,在班级教育中都存有;研究整体教育,可以从研究班级教育开始,研究班级教育帮助我们认识整体教育。

正是先生重视班级教育与班主任的研究,陆续提出了“发展性班级教育系统”,班主任是“学生的精神关怀者”,“班级心理教育”等方面的教育思想理论。

班先生等著《发展性班级教育系统》是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重点课题“中小学班主任与学生素质发展的研究”的成果,可以看作是用系统论指导的班级教育学著作。 在班级教育理论探讨中先生关注对中国特色的思考,2018年发表了《建设中国特色的班级教育学》一文(见《教育科学研究》)。 20世纪末,班华与鲁洁先生参与南师大出版社设计组织“21世纪班主任文库”,出版了从幼儿园到高校各级学校以及中等职业学校一系列的班级教育与班主任著作。 21世纪班先生参与主编了“全国中小学班主任培训用书-班主任专业化”。

本丛书共四册:小学卷、中学卷、中等职校卷与“优秀班主任成长之路”。

上世纪末班先生倡导,成立班主任研究中心,得到教育系领导同意,并于1994年10月公告:“教育系班主任研究中心”成立;高谦民任中心主任,并聘请了朱永新、魏书生、任小艾等为专家组成员。 中心承担了全国的与省级的课题研究。 1996年研究中心更名为“南京师大教科院班主任研究中心”。 2008年7月开始,在中心主任齐学红教授倡导和组织下,定期举办班主任沙龙,称“随园夜话”。

“随园夜话”每一期围绕一个中心或主题,参与者自由发言,共同探讨。

夜话影响日益扩大,外省市包括北京、上海、东北以致新疆。

内蒙等地的也有班主任或教育同行,曾参与夜话活动的。

10年来已举办了86期。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