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弇词作鉴赏及相关介绍

来源:本站2019-07-1126 次

刘弇词作鉴赏及相关介绍

刘弇词作鉴赏及相关介绍  生平简介  刘弇(1048-1102)字伟明,号云龙,安福(今属江西)人。

元丰进士。 知嘉州峨眉县,改太学博士。

  元符中,进南郊大礼赋,除秘书省正字。 徽宗时,改著作佐郎、实录检讨官。

崇宁元年卒,年五十五。 《宋史》有传。 著有《龙云集》三十二卷,词有《彊村丛书》本《云龙先生乐府》一卷。   ●清平乐  刘弇  东风依旧,著意隋堤柳。

  搓得鹅儿黄欲就,天气清明时候。   去年紫陌青门,今宵雨魄云魂。   断送一生憔悴,能消几个黄昏!  刘弇词作鉴赏  这首词是作者京任职期间为感爱妾之逝而作,为悼亡词。

  全词以感情为纽带,把旧时与今时的情景绾合一起,对爱妾寄予了深挚的悼念。   起首二句写春风轻拂垂柳,语言很通俗,意思也很简单,但却层折多变,富于婉约特色。 句中的隋堤,指汴河一带的河堤。

相传隋炀帝时开运河,自洛阳至扬州,沿堤广植杨柳。 初春时节,和煦的东风轻拂隋堤上的杨柳,给人以亲切温柔之感。

而“著意”二字,更把东风拟人化。

言外之意仿佛是说,自然界的东风对杨柳尚如此多情,而现实生活中的词人却如此孤单,再也得不到亲人的怜爱。 词中写的是物态,蕴含的乃是人情。 这里特别引人注意的是“依旧”二字,也就是说去年今日,正是东风骀荡、杨柳婀娜的时节,他和爱妾曾一起欣赏这美好的春光。

可是今日重来,东风依旧,人事全非,怎不让人心伤。 第三句蝉联首二句。 东风对杨柳的“著意”,主要体现一个“搓”字上。

此字以俗为雅,说东风轻拂杨柳,给人以轻轻搓揉、抚摩之感。

东风搓揉之下,柳枝上遂呈现出“鹅儿黄”的颜色。

鹅儿黄,指柳色的嫩黄。 杨柳初绽的嫩叶,宛如雏鹅的羽绒,而这惹人喜爱的颜色,竟是东风搓出来的,真是奇绝之笔。

“天气清明时候”总括前文,写景中蕴含一股淡淡的哀愁。

  过片对仗工整,词意对比鲜明。

“去年紫陌青门”,与上片“东风依旧”相映射,是回忆从前郊外与爱姬共同游赏之乐。 紫陌,指京城的道路,如唐人贾至《早朝大明宫》诗云:“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 ”青门,汉时长安灞城门之别名,此处借指汴京城门。 “雨魄云魂”,语本宋玉《高唐赋》:“妾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以之形容爱妾死亡之后,魂魄飘荡,有如朝云暮雨,非常恰切。 词笔至此,悼念爱妾的主题便趋于明朗化。 结尾二句,悲哀的抒发,至于极点。

  “断送一生憔悴”,意即逗引得词人一生憔悴。 是春风多情地抚弄杨柳,是清明时候的恼人天气,是爱妾业已消逝的雨魄云魂是这许多撩人愁绪的往事,触目惊心的现实,逗引得他黯然神伤而导致一生憔悴。

尤其黄昏时刻,烟霭迷茫,景色惨淡,“能消几个黄昏”失去爱妾的词人看来,仿佛来到一个催人泪下的境界。

明人沈际飞评曰:“‘能消几个黄昏’,恒语之有情者。 ‘能’字更吃紧。

”(《草堂诗余正集》卷一)确实,著一“能”字,则加强了感情的深度,更富于感染力量。   这首词虽悼爱妾,非念正室,但其中沉痛哀伤之情,似不下于东坡的悼妻名作《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 如近人俞陛云所评,“抚今追昔,人之常情。 此词结末二句,何沉痛乃尔!”(《宋词选释》)。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