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五岭路周记作文

来源:本站2019-06-0374 次

五月的五岭路周记作文

  五月的山景是美丽的,五月的气温是宜人的,五月是户外勾当的黄金季节。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五月的五岭路》的内容  这个周末,伴侣相约徒步婺源东部五岭(谭公岭、对镜岭、牌岭、羊斗岭、塔岭)古驿道。

宋朝诗人方回曾有诗云:“不行天上五岭路,焉知人世二程诗。

”这样的古驿道是必定要去体验的,于是欣然应约五岭路。

  车沿黄婺高速前行,这是一条生态高速,两旁山林滴翠,风景宜人。

从江湾下高速,左拐,沿着一条傍河乡道往溪头村进发。 河两岸绿树成荫,粉墙黛瓦掩映其中,若隐若现;河面薄雾冉冉,哗哗的水流声从雾里传出,仿佛仙乐梵音。 一座小桥横跨河上,一戴竹笠老翁,牵头老黄牛从桥上经过;桥头一棵年夜树从岸上突兀地伸出长长的手臂,横斜在河面之上;树下停着一只小木船,几只白鸭在水中游弋。 薄雾似纱轻轻地覆盖在上面,亦真亦幻,好一幅绝佳的水墨画!  车在一宽阔处停下,我们走进溪头村。 “笃,笃,笃……”一阵捣衣声从村头的河干传来,循名誉去,小河被一水坝否决,清澈的河水泛着白浪滚坝而下,荡起的轻烟在水面上满盈开来,给对岸的灌木增添了几分朦胧。 坝头建有一水埠,两位村妇在浣洗着衣物,很有几分“浣纱弄碧水,自与清波闲”的诗意。

  出村,一条曲曲弯弯的小路在一片灌满水的田间蜿蜒,远处有小型的农机在翻耕;育秧的田块里,稻秧绿油油的,舒展着身体在等着,等着被栽进水田。 高峻的高速公路桥横跨在郊野的上空。 穿桥而过,顺着小路最先爬山。

此时,天空飘起了细雨,各式的花伞撑了起来,队伍似花蛇般在弯弯绕绕的山路上蜿蜒上行。 登上垭口,回首回头回想望去,但见远处的田园似镜,青山云蒸雾绕,高速公路桥从这边的云间横穿而出,又插入何处的雾里,很是壮不美观。

方圆的树木经雨的洗礼,显得加倍的翠绿。

山路被不知名的杂草挤挤挨挨地占去了年夜半,显得加倍的狭小。

雨丝随风拂抚面颊,水珠密切地湿润了我的衣袖和裤腿。 山林是悄悄的,只有风吹树梢的沙沙声,雨打树叶的答答声。 我们静静地行走,生怕破损了这种空气。

  路边传来潺潺的水流声,声音发自掩映在茂盛树丛中的小溪。

路随山转,小溪若隐若现,水声升沉连缀,水声、雨声、风声同化成一首舒情的钢琴曲。 我们舒适地安步其间,表豪情到很是的兴奋。

水声越来越年夜,循声前往,一条丈余宽的溪流绵亘眼前,一座古桥——云梯桥横跨两岸。

桥下,滔滔的水流奔腾而下,水的轰鸣声似鼓点直击耳膜。

溯溪而上,但见清澈的溪流有点孔殷地直冲溪中石头,带着漩涡绕石而过。

溪流尽处,三面石壁如刀劈斧削一般屹立,一瀑布从天而降,犹如悬浮半空的云梯,水帘喷珠溅玉,激壮深邃深厚!这即是有名的百丈冲瀑布。

瀑布下面是清澈的深潭,当地人叫它“龙潭”。

走近潭边,蒙蒙的水雾随风飘洒,打在脸上似玉手轻抚,令人感应清新异常。 潭边的奇树异草,翠绿欲滴。

潭水纯净碧透,人影、帘影、树影、花影反照其中,美哉!妙哉!  五月的五岭路,云梯桥连着塔岭最险的地段——“百丈冲岭”,石阶盘旋而上,外侧是峭壁峭壁,让人胆颤心惊。

青石砌成的石阶被岁月打磨得圆润滑腻,雨水泛着幽幽的青绿顺着石阶往下贱淌。 因年月久远,有些地方的石阶有了破损,小草执拗地从裂缝中探出头,开着黄花、白花、粉花,给石道增添了几分生气。 我们不寒而栗避花拾阶而上。

虽是雨天,天色凉爽,但也走得汗如雨下,气喘嘘嘘。

雨水、汗水交叉,恍忽了双眼。

朦胧中,仿佛看到了先平易近们往来讨生活的身影,肩挑背负着货色跋涉在山道上;听到了马帮得得的蹄声在空谷回响……此时我想起了一句古诗“谁凿此山为捷径,争利奔名足驰骤”,是啊,这条毗连古徽州府婺源、休宁两县的通衢旧道,先平易近们不辞辛勤在此奔走,通顺了货色堆集了财富缔造了家族的光辉。   在临崖峻峭处,道旁建有石栏杆。

据《上溪村记》记实,“百丈冲岭”的路面和石栏杆由上溪村巨贾程兆第和她七旬的母亲出资建筑,共有石柱81座,青石板栏杆81块,共35丈,石栏杆“文革”时期遭破损,只留下十几米了。

抚摩这些尚存的栏杆,难免感伤万千。

这些栏杆是古徽州先富起来的人们乐善好施的见证。

乐善好施、积善性善、乐于助人这些中华平易近族的传统美德,应当发扬光年夜。

曾几甚么时候,这些中华平易近族的传统被割裂,一些酬报富不仁,道德沦丧,富了口袋穷了脑壳,值得我们沉思。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