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勃多少岁写滕王阁序 赏析语句的角度

来源:本站2019-06-0828 次

王勃多少岁写滕王阁序 赏析语句的角度

  导语:《滕王阁序》是一篇家喻户晓的诗篇,是诗人王勃所写的。 那么,诗人王勃是在多少岁时候写的滕王阁序呢  王勃多少岁写滕王阁序  一般认为是26岁,即公元676年。   王勃去交趾(在今越南境内)探望做县令的父亲。

途经洪都(今江西南昌)时,都督阎伯屿因重修的滕王阁落成,定于九月九日重阳节在那里宴请文人雅士和宾客朋友。

他的女婿吴子章很有文才,阎伯屿叫他事先写好一篇序文,以便到时当众炫耀。 王勃是当时有名文士,也在被请之列。

宴会上,阎伯屿故作姿态,请来宾为滕王阁作序。 大家事先都无准备,所以都托辞不作。

请到王勃时,他却并不推辞,当场挥毫疾书,一气呵成,写就了著名的《滕王阁序》,各宾客看了一致称好。

阎伯屿读后也深为钦佩,认为这篇序文比自己女婿写的要高明得多,也就不再让吴子章出场著文了。

  不久,王勃离开洪都,前往交趾。

不幸的是在渡海时遇难,死时才26岁。

不过有人提出异议:王勃作《滕王阁序》一般定为26岁赴交趾省父途经南昌时而作(如清人姚大荣的《王子安年谱》及一般的教科书)。

其实,那是因为他们不相信如此流传千古的美文会出自一年仅14岁的少年之手。 实际上,早在唐末王定保的《唐摭言》中便有一段生动的记载:“王勃著《滕王阁序》,时年十四。 都督阎公不之信。   勃虽在座,而阎公意属子婿孟学士者为之,已宿构矣。

及从纸笔巡让宾客,勃不辞让。

公大怒,拂衣而去,专会人伺其下笔。

第一报云:‘南昌故郡,洪都新府。 ’公曰:‘亦是老生常谈。 ’又报曰:‘星公翼轸,地接衡庐。 ’公闻之,沈吟不言。 又云:‘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公矍然而起曰:‘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遂亟请宴所,极欢而罢。 ”其实,我们怎能把王勃这样一个“六岁属文”、“九岁读颜氏汉书”、“十岁包综六经”的天才少年,与一般少年等量齐观呢《滕王阁序》中一再申说:“童子何何知,躬逢胜饯”、“三尺微命,一介书生”等语,都表明作者是个未成年人,与王勃后期的心态、境遇不合。

  况且,他晚年(王勃死时仅27岁!!)早已与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并称“四杰”,四海扬名,都督阎公岂能“不之信”杨炯《王子安集序》云:“年十四,时誉斯归。 ”这“时誉”不正是指王勃写了《滕王阁序》而名满天下的事实吗  《滕王阁序》鉴赏  《滕王阁序》是古代骈文中的精品,在严格的形式束缚之中,作者犹如“带着脚镣跳舞”,既充分发挥骈文特有的表现手段,萃对偶、声韵、事典、辞藻于一炉,又能运散文之气于骈偶之中,严整中有行云流水之势。   层层扣题,文思缜密。 本文原题作《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全文运思谋篇,无不统于题目之下。 第一段历叙洪州地势之雄伟、物产之珍异、人才之杰出、宾主之尊贵,扣题中“洪府”二字。 第二三段由趋名楼,登高阁,写到近览楼阁的壮丽,远眺山川的胜景,展示出一幅流光溢彩的滕王阁秋景图,扣题中“秋日”“登滕王阁”六字。

第四五段正面写滕王阁宴会,由参与宴会的逸兴,引出人生遇合的感慨,扣题中“饯”字。 第六七段自叙遭际,说明有幸参与盛会,自当应命作序,扣题中“别”“序”二字。   统观全文,由地及人,由人及景,由景及情,步步递进,层层扣题。

文因饯别而作,但对于宴会之盛仅略叙数笔带过,而倾全力写登阁所见之景,因景而生之情,这就脱去了一般饯别文章颂扬、应酬的窠臼,辟出了自家蹊径。   摹写景物,笔法多变。

王勃善用灵活多变的手法描写山容水态,表现楼台壮观,从而把读者带入身临其境的审美境地。

  其一,色彩变化之美。 “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这两句不囿于静止的画面色彩,而着力表现水光山色的色彩变幻;寒潭之水因积水退尽而一片清明;傍晚的山峦因暮霭笼罩而呈现紫色。

上句设色淡雅,下句设色浓重,在色彩的浓淡对比中突出秋日景物的特征,被前人誉为“写尽九月之景”。

  其二,远近变化之美。 作者笔下,诸般景物纷至沓来,依次展现,既各尽其美,又有层次的远近变化。

“鹤汀凫渚”四句写滕王阁周围景物,是近景;“山原旷其盈视”二句写山峦、平原的广阔和川流、湖泽的迂回,是中景;“云销雨霁”以下则是水天浩渺的远景。

笔墨由近及远地铺展开去,把远近景物编织在一起,组成一幅富有层次感和纵深感的全景图。   其三,上下浑成之美。 “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这四句由两组镜头剪辑而成;上有层台碧瓦攒刺云霄,下有如飞檐翼丹彩欲流,借视角的俯仰变化,使上下相映成趣,突出了危楼高耸的壮观。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更是写景名句,青天碧水,天水相接,上下浑然一色;彩霞自天而下,孤鹜自下而上,彼此相映增辉,构成一幅色彩明丽而又上下浑成的绝妙画图。   其四,虚实相映之美。

作者登高临远,不仅骋目八方,而且思接千载,文中既实写目击之景,又发挥想象,构想出目力难及之景。 “渔舟唱晚”四句,即凭借听觉联想,用虚写手法传达远在“彭蠡之滨”“衡阳之浦”的渔歌和雁声。

如此虚实相间地模山范水,既使读者对景物有具体的感受,又引导读者开拓视野,展开联想,登山临水,视通万里。

  述志言情,语约意丰。 在着意铺叙景色之美后,王勃以腾挪跌宕的笔势,由逸游的豪兴陡引出年少坎坷的感慨,抒写了报国无门却壮志不坠的执著态度。   “望长安于日下”四句,明写南、北,暗藏东(云间)、西(昆仑),抒写远离京城、失意流落之情,接着从关山难越,念及英雄失路,连用屈原、贾谊、冯唐、李广四人的典故,借历代怀才不遇的人物,表达有志难伸的悲慨,同时也流露“时运不济,命途多舛”的消极情绪。 至“所赖”一提,振起全篇,“老当益壮”几句,表现不因年华易逝和处境困顿而自暴自弃的精神,片言居要,为全篇警策。

底下再用《庄子·逍遥游》典,以大鹏自比,表明扶摇直上九霄的凌云之志;用《汉书·冯异传》“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说法,表示早年虽然失意,但拯时济世的信心并未泯灭。

同时又反用“贪泉”“涸辙”阮籍之典,说明处困顿而清操不移,逆境中壮志弥坚。

作者正是自如地驱遣历史典故,以跌宕之笔述志言情,事典繁多但贴切达意,气势充畅而语约意丰,展示了抑扬升沉的情感发展轨迹,披露了交织于内心的失望与希望、痛苦与追求、失意与奋进的复杂感情。   唐初的骈体文还有齐、梁余风,“纟希句绘章”,以形式上的华美掩盖内容上的空虚。

王勃此文却用骈体表现了比较丰富的内容,流露了作者的真情实感,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历史上的滕王阁虽已不复存在,但它的名字依然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这不能不归功于王勃的这篇遐迩传诵的名篇。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